天天天天天天天呐撸

给安哥打callo(*////▽////*)q
最原又帅又可爱我要窒息了(⁄⁄•⁄ω⁄•⁄⁄)⁄
司糖太可爱了✧*。٩(ˊωˋ*)و✧*。
伯约是我男神(。・ω・。)ノ♡
柯诺尔是天使(;д;)

关于我所考虑的星昴 一

晚沙:

因为实在是很在意星昴所以写了这个。


只是对注意到的细节和自己的理解做一些梳理。




1.


当然要从彩虹桥开始说起对吧。


“我对你”这句话,比起后续来,还有个奇妙的人称问题。


在东京巴比伦中,绝大多数时候星史郎先生对昴流君的第二人称都是“昴流君”。


在VOL. 11 END和ANNEX SECRET中,也即是他露出樱冢护本来面目的时候,对昴流君的第二人称是“貴方”。


X全程第二人称都是“貴方”。


他仅有两次将昴流君称为“君”。


一次是东京巴比伦开篇时,他对昴流君说“我和你以前也曾见过面”。


另一次就是彩虹桥上的“僕は君を”。


最后告白的时候选择这个人称,不是针对赌约一年间的“昴流君”,也不是针对皇家当家。对星史郎先生来说,“君”这个称呼指的是最初相遇时的昴流君。那时他还不知道昴流君的身份,所看到的只是小小的、悲伤于樱花下尸体的痛苦而哭起来的孩子。


也就是说“赌约的结局从最初相遇时就注定了”。


2.


昴流君手背上的猎物印记消失并不是因为星史郎先生死亡。


本来,没有在施术者死去之后马上消失而是微妙地继续保留了一段时间就感觉很奇怪吧。


术本身应该是永久性的。和神威谈过之后昴流君亲吻手背的倒五芒星那一幕,是施了解除印记的法术。和留下印记时一样是用亲吻的方式。


下一页在丁公主的梦见中,猎物印记就开始消失了。


所以昴流君一直都有能力、也知道如何解除樱冢的猎物印记。


但他一直放着那个印记不管,等着星史郎先生来找他——直到星史郎先生死后,他再也等不到那个猎人了。


(当然我选择这个理解方式还有一个理由——如果不是解除法术的话,这个行为只能有一个意义:想要接吻,想要触碰,昴流君真的是以“情爱”的意味这样深深喜欢着星史郎的。尽管这的确是事实,但是了解到昴流君真的喜欢星史郎先生到这种程度还是让人很痛心啊啊啊他是真的那么喜欢星史郎先生的啊啊啊啊……)


3.


东京巴比伦的最后一个故事,ANNEX START.


直到倒数第二页为止,昴流君身边飘着的都是树叶。但是在最后一页突然变成了樱花。


只是想要表达昴流君为樱花所束缚的事实,甚至只是想画被樱花包围着的昴流的话,大可以始终都画成樱花的。


这个从树叶到樱花的转变基本上只可能有一个解释。


那时候星史郎先生在看着昴流君。


4. 


昴流君眼睛受伤那天星史郎先生一直和封真在医院外面蹲着。他介意得要死。


5. 


Wish里面有这样的解释:地界王族会将具有一半力量的左眼交给自己决定的终身伴侣。


6.


我不觉得那个取出眼睛的法术是星史郎先生在听到昴流君的告白之后才施下的……那时候他就剩半口气了也没有类似于施术的动作啊。至于桥塌的时候他早断气了吧。


这么考虑的话,那个术就应该是预先设下的。在去彩虹桥之前,决定今天要被昴流君杀死的时候就设下了这个法术。在完全不知道昴流君的心意、完全不知道昴流君是否会接受的情况下,任性妄为地做了这种事。


7.


说起来很奇怪啊。星史郎先生似乎是真的很讨厌昴流君吸烟。


明明如果把这当作是他在昴流君身上留下的痕迹的话,星史郎先生应该很开心才是。


所以至少在这件事上,这家伙是真的在为昴流君考虑的吧。


8.


阳光大厦那次昴流君被星史郎先生抓住手的时候挣开了。


彩虹桥的时候他和星史郎先生拉开了距离但没有试图挣脱。直到星史郎先生自己放开为止。


9.


彩虹桥上昴流君抽的烟的牌子画出来了。


第一行第一个字是M. 第二行虽然看不太清但第一个字很像是S.


虽然我对香烟完全不了解,但这样果然还是只能想到Mild Seven.


毕竟都是最后了嘛。


星史郎先生知道了之后也一定很高兴吧。


10.


还是彩虹桥。最后昴流君哭起来的时候,星史郎先生不敢用沾着血的手碰他。


很小心地接近,却最终也没有碰到昴流君。


该说是害怕弄脏昴流君这样的顾虑吗。但是阳光大厦的时候就毫不在意地把自己的血抹在昴流君脸上不是吗。(而且还笑得很得意


只要是自己的血就没关系、别人的血就不行。是这个意思吧。


只要是自己弄脏的就没问题。只要是自己留下的伤痕就没问题。这样恐怖的独占欲啊。


11.


不愿意换下沾着星史郎先生的血的衣服。这样的昴流君也算是回应了星史郎先生的想法吧。


12。


阳光大厦。昴流君试着伸手接住幻觉中的樱花,而花瓣则穿过他的手心落下。


对昴流君来说是绝对触碰不到的东西。


13.


和封真一起蹲在医院外面的时候。


封真说“我的事对你来说根本不重要不是吗”的时候,星史郎先生一瞬间露出了惊讶的表情。


虽然普通来说会理解成“只有昴流君的事情才重要”,但是结合封真的技能来考虑,也有可能是那一瞬间,星史郎先生把封真看成了昴流君吧。


而且事后在彩虹桥上昴流君也确实说了类似的话。


(虽然当时封真用了“俺”的第一人称,所以还是没开技能的可能性比较高啦)


14.


星史郎先生和昴流君从来没有说过“喜欢”彼此。


昴流君唯一一次说“喜欢”星史郎先生,是东京巴比伦中在星史郎先生的病房前。X中没有在任何情况下出现过“喜欢”这个词来描述他对星史郎先生的感情。


相对地,除去赌约一年间的谎言,星史郎先生也从未说过“喜欢”昴流君。


15.


在clamp的故事中,所谓“命运的红线”并不常见。也就是说,同一个灵魂在不同的时空中可能会爱上不同的人;一个很明显的例子就是水晶和小鸠。另一方面,由于没有红线联结,喜欢的感情并不非得是双向的。


但是,在星史郎先生和昴流君之间,命运的红线是真实存在的。不管是东京巴比伦还是X的图上,都确实地画出来了。


他们是真的被命运联结在一起。就算在多少不同的时空之中,也还是只有彼此。

评论

热度(148)

  1. 天天天天天天天呐撸晚沙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