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天天天天天天呐撸

关爱桶哥人人有责(:з っ )っ
给安哥打callo(*////▽////*)q
最原又帅又可爱我要窒息了(⁄⁄•⁄ω⁄•⁄⁄)⁄
司糖太可爱了✧*。٩(ˊωˋ*)و✧*。
伯约是我男神(。・ω・。)ノ♡
柯诺尔是天使(;д;)

凜泉りついず分析

@年笙 师父吃不吃o(*////▽////*)q

キリエKyrie:

這邊是凜泉的個人解析,不過一切不以腐視線角度來說明分析。與其說是講配對,不如說在講圍繞這兩人的關係圖和劇情,所以單純在意人物劇情的也可點開。


☆其中還會牽扯到レオ、真緒、真、嵐、零還有Knights歷史的分析,也會關連到小說還有日版故事,如不想被劇透請勿點開。


☆再次強調,一切不以腐視角敘述,如果感到曖昧那肯定是日日日的關係。


主要參考故事︰【リメンバー真夏の夜の夢】簡稱真夏,【光輝☆騎士たちのスターライトフェスティバル】簡稱光輝,【対決!華麗なる怪盗VS探偵団】簡稱怪盜。【宵の宴♪バンドアンサンブル】簡稱宵之宴。


『』為原文


★凜月&泉


我一開始並不萌這對,但也沒有特別去吃其他對。因為英レオ的文順便知道了「喔,原來還有這配對啊」的程度而已。因為那時候我還不是KnightsP。


我入坑是在《追憶1》後,剛好時間點重置到春天主線之後,所以對凜月理解就是對組合毫無興趣,相當排他。其他故事也是從開服大佬朋友那裏看。


這邊先聲明,我非常重視劇情,所以不知道所有人際關係前,我吃不了BL。沒辦法因為這個屬性很萌,等等平面化的東西就萌上。其實反過來NL也一樣,沒有將這角色理解之前配不起來。


所以我對同人文要求很嚴格,角色崩壞是地雷。沒有理解角色劇情的戲碼就跟當演員不看劇本不琢磨角色一樣。


《真夏》開啟了我的りついず之路。首先前面凜月以一副「傷害『我家的』セッちゃん是不會放過你的喔」面對真的時候,我就是一臉???


然後凜月開始說泉最喜歡レオ,他消失後變奇怪,以及後面『我不擔心喔。セッちゃん是不會折斷的劍,但是拔劍的王さま不在,有點寂寞呢』


 


……哈???我記得凜月前面超冷淡完全漠不關心,這番對瀨名泉理解度和評價超高的話是怎樣?(瘋狂抓頭)


然後泉後來也對凜月說『讓你擔心了』,好像凜月理解他也很自然?


於是我瘋狂把所有騎士的日日日故事又看了一次。首先時間點《宵之宴》時,凜月一副對騎士完全不在意的樣子,《甜點》也是沒參與活動,還說Knights的各位有何貴幹。不過《怪談》的時候對泉一副撒嬌樣,《甜點》結束活動還纏著泉玩鬧。


 


這是性騷擾喔?


《王騎》的時候咬人家手指試圖把人拉進棉被裡,《怪盜》很快理解泉的意圖,然後《真夏》完全給人重重一擊——明明一直都是漠不關心,對瀨名泉理解度超級高是怎麼一回事啊?(崩潰)


於是我跌進了りついず的坑裡,當然啦,以上都是我在理解凜月對泉是出於同一個團隊,背負著同一段歷史的同伴精神來萌——直到《光輝》為止。


像我這種在自己萌的CP故事時,堅決不把腐視線帶進來的腐女應該不多了吧。可是就算把BL光波去掉,我還是不理解凜月為什麼一直要泉放棄真。


在冬天階段Knights已經完全平穩下來,泉也恢復正常的時候,明明很理解泉的執著度並知道泉和真的關係已經緩和的時間點,還說出『快放棄吧』對本人輕巧一言真的適合嗎?照理來說應該可以微笑守護同伴了吧凜月也不需要過於干涉,但為什麼一直猛干涉瀨名泉的事……


——朔間凜月你會不會太喜歡瀨名泉了?過干涉了喔真的。


還有再度說明明一直冷淡樣會什麼突然對泉一副我從以前就很清楚了的樣子?


 


還有在《怪談》裡利用留級裝成年下撒嬌該不會就是看準泉對年下沒辦法吧?那冬天階段又突然強調說自己和セッちゃん同年所以不算在小鬼裡又是怎樣?


 


……算了反正我吃了謝謝日日日。今天又跌進了愛麗絲仙境般的坑裡。被日日日白兔推進去了。


★零&真緒


最初,真緒被用來填補「哥哥」的空缺。但實際上這種關係非常不穩,問題不是出在苦勞性質而且濫好人的真緒上,而是口口聲聲堅持只要有真緒就好的凜月本人。


雖然還沒揭曉,但從故事能知道朔間兄弟自稱吸血鬼,先不論零到底如何,凜月是真的能喝血。要知道人體是不能接受其他人的血液的。


朔間兄弟的共通點是受不了太陽,晝夜顛倒的體質。《宵之宴》提到凜月小學時就常缺課。只有零是與常人不同的凜月的同伴,是有血緣的家人,從小就理所當然的存在,對凜月來說零就是一切。所以零離開夜晚的世界時才感到深受背叛。


 


在此提出推論,零不可能擅自毀約拋下弟弟,所以應該是凜月不願意接受,零無可奈何只好照預定留學(或是事出有因)。


總之凜月身處夜晚的世界,填補零的真緒卻是屬於白晝。《怪談》的凜月常在深夜中彈琴,明明怕寂寞,唯一能留在夜晚的零卻不在身邊。


《宵之宴》時也可知凜月其實不像嘴上說得那麼自信,真緒是白晝的人類,不像零的「愛子」們一樣,願意追隨成為深夜的魔物。凜月提過的「眷屬」也是指吸血鬼的家人,意含希望真緒能留在夜晚。


但他自己也知道不可能,總說著真緒是自己唯一的家人,對零反抗加無視(但反應過度),其實都是不斷強調著失去零的空缺。而且凜月要的不是大家一起歡笑的光明,是只有兩人彼此依存的深夜。於是真緒在Trickstar找到歸屬之地(雖然真緒並沒有要拋棄凜月)時,凜月很快就放棄了。


 


不過後來在零的開導下和真緒和好,這也是凜月改變的契機,經過《黑白》和《王騎》之後,凜月逐漸也想踏入白天的世界……雖然終究是夜晚的住人,詳情參照《萬聖1》。


不過放心,經過一周目凜月已經變成「ま~くん和あんず結婚,成為養子,被兩人照顧一生」這種超積極類型,還有零這個提款機,一生都能當個幸福的米蟲吧。太好了呢凜月。


順帶一提,零其實也差不多,雖然友人眾多但能踏入界內的目前只有凜月。有涉在前,吸血鬼設定也不是不可能,《萬聖2》說到零是靠接觸吸取精氣。


★レオ&真&嵐


《真夏》中提到開學後到DDD那件事前,泉其實對真的態度相當冷淡辛辣。所以對泉突然的親密態度感到困惑。後面凜月揭曉了『泉最喜歡レオ了,所以在他失蹤後,瀨名泉的平衡開始崩壞』這衝擊性事實。


 


另外真對泉抱有的情感,並不是覺得泉的行為很噁心,而是「明明出色的人多的是,為什麼會執著於我」那種意義不明的困惑。但其實又看得出來,他對泉重視自己的事情毫不疑惑,所謂理所當然被愛的驕矜感。


 


還有提到真和泉小時候當兒童模特兒,因為有優秀的泉所以連同真一起評價上升,也因此真開始受不了這職業。雖然他內心知道泉完全出於善意,不過心裡某部分也覺得是因為泉的原因。所以真才覺得困惑,如果泉責罵他還能理解,那他還有Trickstar在,能夠理解「背叛者」的他。


另一方面得知泉一直對小時候的事感到悔恨,加上レオ的事情,所以才扮演惡役(推測是模特兒和偶像的職業問題),然而真卻沒有真正憎恨討厭自己,反倒讓泉感到空虛。


 


然後感到疑問,扭曲的到底是真還是泉?


這邊雖然不多說,不過結合小說,主線及部分故事的推測。泉可能是主動扮演惡役,但他其實在各個故事裡都很正常,評價也沒有奇怪之處。但是有真的地方詭異感真的滿多。


接下來是レオ,他是讓泉心力交瘁的存在。小說中可以知道泉一肩扛起Knights的代理隊長,一直在等待レオ回來。就算失蹤也主動去探聽他的去處。


而且這邊注意,レオ說過泉完全沒改變,凜月和嵐也有類似的話,所以是レオ的歸來讓泉冷靜了下來,還是也包含了其他深意?這方面還是要等更多故事才行,レオ的活動出席率已經可以被退學了。


《光輝》還知道,レオ常常拜訪泉家,在泉替真織圍巾時,也說過『拋棄了溫暖的地方是自作自受』。以前的泉照顧對象果然是レオ啊。


 


至於嵐,《光輝》得知他的模特兒前輩就是泉。而且從泉的評價可得知嵐以前是『完全不可愛的臭小鬼,不用敬語也不聽前輩的話,說教就會回以好幾倍的諷刺,讓人火大的小孩,也沒什麼地方可以指導』。


而且嵐優秀到常常從旁奪取了泉的工作,真的是個不討喜的孩子。所以推測泉在嵐的心目中說不定非常重要。一個不可愛又出色的後輩,在殘酷的業界裡不只工作對象,同儕關係也隨時能把人推到地獄。所以不嫉妒也不差別對待的泉應該很珍貴。


 


レオ與Knights是泉最重要的東西,所以王消失後,不管怎樣他都得守住Knights。之後改變泉的是司的到來。


《怪盜》的時候泉曾說過受不了美麗的東西被破壞,就算黏著劑接起來,也不是原來的寶物了。就是經過創傷才會嚴格訓練後輩。


遊木真說不定是瀨名泉的理想。是泉已經放棄成為的那種理想存在,正因如此,泉不允許自己的理想崩毀,必須在自己可見的範圍內保持完美無瑕——レオ壞了之後更是明顯。


 


泉是有名模特兒,不管容貌氣質都是頂尖,完美主義的泉對自己他人都很嚴格,生活規律得像機器人,外貌是自己最大的武器,反過來說除了外表而言他其實對自己沒什麼自信。雖然自尊心高的他絕對不會承認吧。


我覺得《真夏》過後,真還是無法理解泉的想法。


以腐視線來看,就算真對泉產生了戀愛情感,和泉對真的激烈好意也是不同的東西,真還是無法踏入泉的世界。不可小看騎士年長組的默契和泉的本質,而且只要真是「弟弟」,他和泉就不是平等的。


所以真加油,和凜月及レオ一起踏入修羅場吧☆(這個人的本命是凜月レオ)


Ps超想看騎士年長組和真圍繞著泉的修羅場。你問司嗎?請司純潔的活在另一個レオ司的平行世界吧。


★Knights(西洋棋)&年長組


卡池羅賓漢曾提過,除了Knights之外還有King和Queen,似乎都是「西洋棋」的分支。因為日日日的攻擊性,我毫不懷疑追憶會揭曉凜月以前是在別的分支裡。雖然這樣還是很美味啦。


不過追憶還沒揭曉,所以也不知道レオ和英智的糾葛,因為照日日日的料性,絕對沒有這麼簡單就被讀者猜出來啦……


不過レオ那邊絕對也有問題,因為到現在為止了解的英智,其實不是會對認真的人下手的,那樣是違背了他對於偶像的信仰。


順便說新的凜月故事池,春天的凜月照理來說對Knights應該還處於不在意的階段,不過卻透露出自己是Knights的軍師,有自己在Trickstar不過也是小菜一碟,明顯的以騎士為自豪。


 


突然想到拚死守護隊伍的泉,對於這個漠不關心的軍師是什麼想法,這個軍師又是出於什麼心態看著他的。


起碼泉是絕對會為了Knights而渴求凜月的力量。


★總結


以上可得知,凜月是從別人身上吸取愛的強烈被愛需求者。而泉則是付出不求回報的愛,就算自身被吸光了也繼續愛著對方。因此對凜月而言,泉那種近乎犧牲的獻身應該非常吸引他。


然而泉奉獻的對象是レオ,之後轉移到了真的過程,凜月都是採取旁觀的態度,直到《黑白》之後才有所改變……不過看了《真夏》後,其實凜月一直都在注意泉吧。從王的失蹤到代理隊長開始變得不安定的泉,


就像並沒有特別注意,但就是會不自覺跑進視角。搞不好凜月認為泉能夠陪他進入夜晚的世界。


《真夏》的確也有說出,邀約泉『在沒有煩躁太陽的世界一起跳舞吧』。


 


凜月和泉都不是彼此的命運對象。凜月的命運是零,轉機是Knights。泉的命運是レオ,轉機是司。


所以要是沒有任何契機,凜月和泉照理來說是不會走在一起的。但是泉選擇的不是奉獻一切的レオ和真,而是一直空氣般的活在身邊的凜月,就覺得開了新世界。


對於獻身愛情的憧憬、同為被留下的同病相憐、作為騎士同伴的認可評價、長期以來觀察的堅忍不拔的劍……可以一起活在黑夜的半身。不知道是哪一種,或是全部都有一些?


攻擊力很高的泉和無視一切攻擊的凜月,感覺表面上對彼此漠不關心,從十代吵嘴到二十代,但是想到就去見面,就算零距離同居還是保持相同的模式,彼此絕對不將這種關係歸於任何一種名詞。


……不過經過《真夏》和《光輝》,搞不好那種甜型的故事也可以期待?


凜月如果不給泉幸福我不饒你喔!(再度強調這個人的本命是凜月)


總之繼續期待日日日!


以上。


 


 



评论

热度(73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