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天天天天天天呐撸

关爱桶哥人人有责(:з っ )っ
给安哥打callo(*////▽////*)q
最原又帅又可爱我要窒息了(⁄⁄•⁄ω⁄•⁄⁄)⁄
司糖太可爱了✧*。٩(ˊωˋ*)و✧*。
伯约是我男神(。・ω・。)ノ♡
柯诺尔是天使(;д;)

【レオ司】门

首先@年笙 ,一直监督我把文写完了,几个难写的地方都是由她进行修改完成,真的是太感谢了

——————————
预警
1、文中关于日式房间的描写全是作者乱扯,不要当真
2、有私设朱樱司的父亲
3、レオ登场非常靠后,请做好心理准备
4、有话好好说,求不挂我(:3_ヽ)_



朱樱司睁开了眼睛,映入眼帘的是没有一丝杂质的纯白色,无论将眼睛转向哪,都看不见其他东西。尽管想转动脑袋,可是从后脑处一直传来一阵阵令人无法忽视的疼痛,四肢仿佛被重物压制,甚至连抬起指尖都做不到。

「正在测试使用者的同步率」

突然回响在空间中冷清的电子女音,刺破了房间中的死寂。朱樱司想开口询问,却发现自己甚至无法振动声带。
「测试完毕」

「开始记录使用者档案」

他尝试寻找声音的来源,却发现根本无法分辨,声音似乎是从他的大脑深处直接传达出来。
「记录完毕」

「朱樱司先生,欢迎您使用本系统。在这里,您必须遵从自己的本心进行选择才可脱离系统」

「祝您使用愉快」

在一声嘀鸣后,房间重归平静,司的身体也终于渐渐恢复了知觉,他用还有些不灵活的手臂将身体小心的撑起来,环视了自己现在所处的地方。
纯白色的房间
大概是一个教室的大小,整个房间空荡荡的,没有任何摆设。天花板非常的低,看起来只有两米高,简直像是在压迫着他,催促他赶紧离开。正前方的墙壁上有两扇门,门上则挂着电子屏幕。
朱樱司走近了一些,看清了屏幕上显示的词语。

理性                本能

“⋯⋯选项?”
虽然司到现在都还无法好好的理解这个所谓的系统,但是房间产生的莫名压迫感让他想赶紧离开这里。
犹豫了一下,司打开挂着“理性”屏幕的门。



展现在眼前的是两扇和式拉门,他走到门前,发现日式门和自己打开的门之间只相隔了一条长廊,无论怎么眺望,都无法看见走廊的尽头,唯一可以通往下一个地方的,似乎只剩下眼前的这两扇门。
说实话,朱樱司有些意外。他原以为门的后面会是和刚才的房间那样脱离日常,没想到却是平日在家中司空见惯的场景。
他深吸了一口气,拉开了面前的门。
几乎在打开的一瞬间他就确认了,门两扇门的背后——是门。司的心中升起了不好的预感,他似乎已经预见到这扇门后面了。
“哗——”
还是门。他考虑退回那条长廊,可是那看不到尽头的走廊和这个不知道有多少门的房间,在本质上其实也没有太大的区别。
看来只能硬着头皮继续了
司不停重复着开门的动作,一开始动作还有条不紊,可是随着时间的流逝,他开始有些烦躁,呼吸不稳,开门的节奏也变的凌乱,仿佛没有尽头的门,甚至让他对于自己的决定产生了动摇。
开门
关门
已经不知过了多久,司已经感到麻木,他放弃了思考,仅仅只让四肢机械重复着动作。
在几乎濒临崩溃的情况下,司终于打开最后一扇门
是一间标准的和式房间,但是在彻底看清房间的摆设后,喜悦的表情从司的脸上消失了。无论是屋内物品的摆放,还是房间的样式,都与那个人如出一辙。
是那个人的房间——父亲的房间
司强行压下心中的慌张,不停的告诉自己这里仅仅是完美复制了父亲的房间,不要被迷惑。
父亲对于他而言,是一个令人尊敬,同时又遥远的存在,从自己有记忆开始,就很少看见父亲笑过,那个人对自己一直都非常严厉,尽管偶尔也会开口夸奖,可大部分时间都皱着眉,教导他一定要成为一个合格的继承人,他也只能背负着这份期望,被迫快速的成长起来。
他甩了甩头,把这些想法抛到了脑后,走到了案几旁。
像是有意为之一样,桌子上只摆了两样东西:

一本明显是西式的相册
一本封面写着“朱樱”的册子。

司拿起了那本小册子,仔细观察了一下,在外封上,多处都出现了严重的磨损,有些地方甚至开始泛黑,从封面的字体来看,这本册子已经有些历史了,但即使这样也能看出使用它的人非常珍惜它,订装书页的,都是崭新的线,有些起翘的边缘,也被人细细的粘合起来。翻开册子,发现泛黄的书页上没有写任何东西,除了封面的姓氏以外,再也找不到第三个字
司微微皱了皱眉头,将疑惑暂且放置。
放下册子,他打开了相册,原以为里面也会像前者那样什么也没有,没想到里面放满了照片。从他刚出生到学会走路,再到上学。几乎每一个时期的自己都被记录在这本相册里。
一想到这是在父亲的桌子上发现的,虽然明白这并不是真正的父亲的房间,可自己还是为此感到窃喜,就像得到糖果的小孩子一样幼稚。
翻到最后几页,开始出现了司与其他knight成员的合照,大多数照片,他甚至可以清晰的复述出当时发生的事情,看着这些美好的回忆,他无法抑制的轻笑出声。
司翻到了最后一页
和前边几页一样,是和knight前辈的合照,可与前面不同的是,像是故意被人从knight的照片中抽出来放在最后面一样,照片上与自己合照的人都是同一个人

月永レオ

之前愉快的心情瞬间被冲击的荡然无存,司睁大眼睛,拿着相册的手开始微微颤抖,仿佛像是内心深处不可告人的秘密被什么戳破。
他急忙关上相册,放回了原位,可就在他还没有彻底平静下来之前,他的背后突然出现了毫无起伏的声音

“司”

听到的一瞬间,司下意识挺直了脊梁,头上开始出现细微的汗珠,明明屋内的温度并不低,自己却感觉如临冰窖。即使感觉到那人就在他的身后,可他仍然没有转身的勇气,他不知道父亲是否已经翻阅过这本相册,也无法预测父亲看见最后一页的反应,现在的他满脑子只有一个念头——不能让那本相册被看见。

“转过来”

朱樱司稍稍稳住了呼吸,确定自己的表情和姿态达到了符合父亲的标准后,才转过了身。他看见了一张熟悉的面容,刚毅的轮廓,因为长期操劳而过早出现的少量白发,少有放松的表情,以及——无论何时都用着严厉有期许注视着他的目光。

“⋯⋯父亲”

司几乎是从喉咙中挤出了这个称呼后,就再也说不出其他话,因为他发现自己甚至无法对父亲撒谎,所以只能保持沉默,静静等待父亲的发落
意料之外的是,男人并没有责骂他,而仅仅只是用手指了指放在榻榻米上的泥炉。司立刻明白了父亲的意思——烧掉相册。

“父亲!请等一下⋯⋯!”

“不用解释,你只需要用你的实际行动证明就可以”男人绕过了司将手抚向那本封面写着朱樱的册子

“你想要前进,就必须放弃一样东西”

“你明白该做什么。司,你必须作出决定”

父亲的话像冬天的冰水,把司从头到脚淋了一遍,自己是无法选择的,他不能果断的烧掉册子,要是能做到,他也不会选择强压下自己的爱慕,仅仅只作为一个后辈守在レオ的身边;烧掉相册也是,如果他想坚决的斩断这份思念,只需要办理转学手续,有多远走多远就行了,说到底,他的内心还在抱有一丝不该有的希望。

他明白,自己现在应该顺应父亲的要求将相册烧掉,从此彻底断掉自己的杂念,毕业后,回来继承朱樱家的产业。
可是,这样真的好吗?
那并不是自己所期望的未来,他知道自己想要什么,却因为顾虑太多,无法放开手脚去追求,他从出生开始,就一直走在别人为他铺好的道路上,没有选择的余地。但是现在不同,父亲给予了他选择的权利,由他自己来选择未来的权利。

为什么自己不能任性一次呢?

“父亲”司抬起头,对上了男人的眼睛,眼中不再有迷茫和慌乱

“我已经做好决定了”

男人点点头,走回了之前的位置,示意他开始。

朱樱司深吸了一口气,左手伸向了那样物品
纸张随着火舌的舔舐逐渐蜷曲,焦黑,化为灰烬
他看着小泥炉中的书写着自己姓氏的本子,用有些干涩却坚定无比的声音说道

“我一直顺从着父亲大人的话,因为我是朱樱家的继承人,我也以为会一直这样顺从下去”

“我一直都很羡慕天祥院哥哥大人,他有自己的主张,可以自己去作决定,后来遇上了梦之咲的各位,泉前辈,岚前辈,凛月前辈,1-b的大家、姐姐大人,还有……leader。”

“他⋯⋯他们一直保护着我,引导我。即使现在的我和前辈们的差距还很大,可是他们也从未想过放弃我”

“我也无法放弃他们”

“对不起,父亲”

朱樱司向男人深深的鞠躬,无论是角度,还是姿势,都是无可挑剔的完美,和男人教导给他的礼仪一模一样。目光只能勉强看见父亲的膝盖,司虽然无法确切知道男人的表情,但是他能想象到。父亲对自己究竟会有多失望呢?他甚至已经做好了被父亲愤怒的驱逐出家门的准备了。

房间再次陷入了沉默。

司感觉有点不对头,虽然按照礼仪,他不能在父亲允许之前抬起头,可这样诡异的沉默实在是不太像父亲的作风了。

泥炉的火势渐渐变小,回到了最初的状态,那人还是没有说话,司开始有些集中不了精神,他发现自己的脚旁,不知什么时候,静静的躺着一片樱花花瓣。这个房间的外面没有樱树啊?还没待他细想,就突然感觉到有什么东西覆在了自己的头顶——是父亲的手。

“唉”像是一声叹惋,有失望,有期待,甚至还夹杂一丝丝对孩子的爱。头顶的手轻轻抚了抚司的头发,便收了回去。

“父亲?”

司抬起头,哪还有男人的身影,映入眼帘的是不知何时打开的大门,门后并不是来时的景象,而是一座雅致的庭院。依据山川而摆放的假山,地上细沙也按照河流的走向浮现出令人眼花缭乱的纹路,院中的樱花随风而去,将粉红的花瓣带到了每一个角落
这是朱樱家的后庭。
刚刚发生的一切,都在提醒着司,这里并不是现实世界,包括那位父亲。他走到了外面,柔和的有些不真实的阳光撒在了他的身上。
走到院落通向外面的大门前,朱樱司停下了脚步,再次转过身,对着刚刚父亲存在的地方深深鞠了一躬

“谢谢您,父亲”

也许自己的选择并非是最正确的,可是他不会后悔。他还有很多话想父亲说,想对从自己小时候一直注视自己成长起来的父亲说
不过这些话都得等到他回去以后才能好好的传达给父亲。

司打开了院落的大门




司有些不可置信的看着眼前的场景
这里是学校的走廊,阳光透过玻璃将白色的地板刷上了一层淡金色,可以听见窗外熙熙攘攘的聊天声,在走廊的尽头的楼梯间甚至出现放学后回家的学生的身影。真实的场景让他感到一丝丝迷茫。

⋯⋯回来了吗?

突然广播里传出来一段嘈杂的嘀鸣声,紧随其后出现的声音打破了他的幻想,并不是学校广播室的学生,而是那个令人讨厌的毫无感情的电子女声

「欢迎进行最后一次选择」

「此次选项无论您如何选择,您都将被返送回现实世界」

「祝您愉快」

选项?
朱樱司仔细的观察了一下环境,虽然学校的走廊几乎都一样,但因为每个教室的功能不同,所以每层走廊都会有很细微的差别。很快,他就明白了系统给他的选项。
这是knight活动室所处的楼层
从之前相册的最后一页,他就已经隐约察觉到了什么,现在终于明了。轻车熟路的走到了活动室的门前,果不出所料的,听见了レオ的哼唱声。

进去                  离开

开门意味着什么,司的心里很明白,系统一次次的试探他的底线,挖掘他内心深处的秘密,给他准备好最后的舞台,所有的一切,只是为了这一次选择,选择是否直面自己的感情。

他做了一次深呼吸,将手搭在了门把上。

“咔哒”

不可思议的房间
屋内没有开灯,有些昏暗。明明房间应该在背光的位置,可是夕阳的余晖却从窗户斜斜的射了进来,无法被阳光照到的地方,可以清楚看见如同萤火虫般的小光点,像是从阳光中跑出来的小精灵,四处游荡。
月永レオ站在窗边,正对着门,仿佛一直在等待他,橘色的发梢被夕阳染上了黄昏色,嘴里一直在哼唱着不知名的曲调,因为逆光,司甚至无法看清レオ的表情,可是却能清晰的感受到那人探寻的目光。
レオ只是静静的站在那,对于司的出现,他没有任何表示,像一个木偶。

这是为了给他减轻负担吗?
担心他在与真正的レオ毫无差别的人面前说不出口,所以换成一个徒有外表的倾听者?

朱樱司向前走了几步
“leader”
司直直的望着レオ的眼睛,这个距离下总算可以勉强看清那人的面容,他在笑,那是完全不同于平常的笑容。如果硬要说的话,那是几乎展现了レオ最大限度温柔,是司从来没见过的表情。

司呼吸一窒,感觉自己的心被紧紧揪住,他试图使自己平静下来,一遍又一遍的告诉自己,这并不是真正的leader,不用顾虑什么,只需要把自己想说的话说出来就可以了。

司深吸了一口气
虽然这段话,可能我一辈子也无法传达给您,但至少,让我在这里将它说出来吧。

“我在最初一直无法理解leader,您对于我而言是一个超出常识的存在,在舞台上我甚至因为无法读懂您的想法,连配合都做不到”

“knight中,我是最晚加入的。和可以通过时间与leader进行磨合的前辈们相比,我只能用更加主动的方式缩短与您的差距”

“可是不知从什么时候起,我开始不再满足只停留于表面的了解。我想更加深入的了解您,知道更多关于您的事,只属于我一个人的事”

“当我察觉的时候。那已经不再是后辈对前辈的追赶,而是一个人对另一个的爱慕之心”

司停下了话语,注视着レオ的眼睛

“leader”

“我喜欢您”

房间中原本毫无规律游动的小光点像是被什么吸引了一样,突然如同水中不断上浮的气泡般,缓缓上升。有些光点甚至毫无阻拦的穿过了司的身体。朱樱司一瞬间被这神奇的景象夺取了心神。

就在那短暂的瞬间,司被人揽入了怀抱。他下意识想要挣扎,环住他的手臂像是不允许他逃走般立刻加重了力道,司感觉有些吃痛。那人拍了拍他的后背,尝试安抚他,然后将脑袋轻轻的放在他的肩上。

“可以传达到”

“⋯⋯?”

“你的思念”

“⋯⋯您究竟是谁?”

“你会得到幸福的”

“司”
那人笑着叫了朱樱司的名字,同时拉开了与朱樱司的距离。直到这时司才惊恐的发现“レオ”的身体在开始逐渐变的透明,金色的光点不断的从他的身体中涌出。
不止是“レオ”,整个房间除了司以外,所有的东西都变得透明,一些比较小的物品已经完全化作了光电,向上空飘去。

“leader⋯⋯!”司伸手想要挽留住レオ,却发现指尖根本触摸不到任何实体。
“月永レオ”伸出手摸了摸他的头,尽管他的头顶没有触感,可是司还是能感觉到一丝暖意。

「                       」

终于,所有的一切都消失了。

失去支撑的司,只能向无尽的黑暗坠去。








朱樱司睁开眼睛,眼前是熟悉的天花板。他可以判断出现在自己是在knight的活动室里。

这次是真的回来了吗?

还是又一个假象?

“啊,スオ你终于醒了!”

还没有完全清醒过来的司,被眼前突然出现的一张大脸,差点给吓得滚下沙发。
朱樱司一个挺身,直接从沙发上翻起来,差点一头撞上那人的眼睛,不过还好レオ反应快,脑袋一缩,险险躲过了头槌。

“leader!我应该说过很多次了,不要突然向我搭话!”

司耳朵有些发红,看起来像是被レオ给气出来的。但始作俑者却看起来完全毫无自觉。

“是这样吗?看见你一脸发呆的样子,感觉超有趣!”

丝毫没有意识到自己的说法能把司气成什么样子,レオ走到稍远的地方,像是想到什么有趣的东西,他从口袋中掏出马克笔,直接盘腿坐在地上,一边在谱子上涂涂写写一边嘴里还嚷嚷着

“inspiration源源不断的涌上来了!记下来记下来☆”

“⋯⋯”

刚刚经历过的事情还可以清晰的回想起来,那种真实感完全不像是在梦境中,而且还有最后出现的那个“レオ”,究竟是谁?说的话又有什么深意?司有些苦恼的捂住了头,现在回想起自己说过的话,简直就如同过去的黑历史般,想要赶紧遗忘掉。

“スオ”

朱樱司转头看向レオ,不过对方并没有在看他,一边在谱纸上画着乐符,一边继续对司说道

“你刚刚睡觉的时候说梦话了哟”

司下意识屏住了呼吸,虽然对方的语气和平常没有任何区别,可直觉告诉他,那肯定不是什么无足轻重的话。
难道这就是所谓的传达方式?通过说梦话的方式让对方知道,简直是逊透了。

“⋯⋯我做了一个梦”

他把头低的很低,他不清楚レオ对此将会是什么反应,说到底,他对レオ的了解,甚至远远不及レオ对他的了解,现在他唯一能做的,就是站在那里,等待レオ的“审判”。

月永レオ直接站了起来,拍了拍裤子,然后,向司走来。

“哒、哒……”

鞋子踩在地板上,发出了沉闷的响声,司感觉世界像是被放慢了一样,レオ的每一步他都听得无比清晰,像是被有意拖长的拍子,明明他们之间的距离不过几步,司却感觉过了几个世纪。
终于,レオ在司的不远处停下了
司感觉心快跳了出来,紧紧抓住自己裤子的布料,害怕自己会因为答案而太过失态。

然后

レオ转身坐在了离司稍远的位置
司不敢侧头看レオ的脸,只好继续保持原来的姿势。

“スオ”

レオ再次叫了司的名字,这已经是朱樱司醒来后,他叫的第三次了。

“做了什么不可思议的梦吗?”

“⋯⋯是的”

“里面有什么有趣的东西吗?”

“⋯⋯”

レオ轻笑了一声,哼起了平缓舒适的曲调

“'⋯⋯摇篮曲?”

“是的哦,专门给睡不着觉的宝宝写的”

leader是想要安抚不成熟的自己吗,明明在父亲面前已经做好了觉悟,可是现在的他简直是在打自己说过的话的脸。

不要逃避
梦境里的父亲曾这样对他说过,在他无法做出选择的时候
事到如今,自己究竟还在逃避什么呢?
司做了一下深呼吸

“我梦见了很多”

“有白色的房间、开不完的门、梦之咲的走廊以及我的父亲”

“还有⋯⋯leader”

司一口气说完了全部,レオ好像还没有反应过来说什么,房间陷入了短暂的沉默。

“⋯⋯我听见了スオ想对我说的话”

レオ将目光转向了司

“既然被告白了,那就不得不好好回应了☆”

司还没来得及反应,就感觉一个大体积的生物向自己飞来,因为太过突然,以至于来不及掌握平衡就被扑倒,后脑勺直接撞在了柔软的沙发上。

“leader⋯⋯你又在做⋯⋯”

レオ将食指轻轻放在了司的嘴唇上,止住了他的声音,他正跨坐在朱樱司的身上,居高临下的望着自己,绿宝石般的眼睛中是溢出了司无法看懂的情感
而那双眼睛中映出的,正是自己的倒影。

“最喜欢你了哦”

“スオ”

活动室中,只留下静静相拥的二人。











你会得到幸福的,司

给予自己这样的祝福的人,究竟是谁呢?

无论如何,也想感谢你

谢谢你的祝福

end








这篇真的是卡了很久,中途各种想弃坑,这里再次感谢年笙的帮助,没有你感觉自己根本写不完这么长的文

最后,感谢你的阅读(。・ω・。)ノ♡

评论(1)

热度(8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