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天天天天天天呐撸

关爱桶哥人人有责(:з っ )っ
给安哥打callo(*////▽////*)q
最原又帅又可爱我要窒息了(⁄⁄•⁄ω⁄•⁄⁄)⁄
司糖太可爱了✧*。٩(ˊωˋ*)و✧*。
伯约是我男神(。・ω・。)ノ♡
柯诺尔是天使(;д;)

【スバ北】スパークル

一盒金平糖:

*人工雷,脑洞巨大,慎入

*Siriparo

*因为捏造太严重依然不打人物tag了(…)

*大概he(?)


1.
 

冰鹰北斗觉得自己最近的记忆力越来越差劲了。

明明还很年轻,大学刚刚毕业二十出头的年龄照理来说应该像初生的太阳那样朝气蓬勃,但是记忆力却像是要被酷暑融化成一团浆糊似的,忘性越来越大不说,有时连思维的运转都越发吃力起来。

医院里消毒水的刺鼻气味似乎还萦绕在鼻尖,似乎只要闭上眼就能回想起那片纯白压抑的空间中,仿佛低到冰点的空调温度,如同会吞噬生命般的死气沉沉泛着寒光的大型仪器,还有主治医师掩藏在玻璃镜片后的,怜悯却无可奈何的目光。

啊啊,刚刚到底发生了什么来着…。

午后炫目的阳光格外刺眼,蒸腾的热气从滚烫的地面直扑脸庞,一件单薄的衬衫早已被汗水打得湿透,难耐的高温让人头晕恶心。他抬手抹了一把额角的汗水,退到一边的树荫下将耳机连接上手机。

光滑的屏幕亮起,一道水纹状光波如同搏动的心电图般闪烁而过。

“在干什么?”

「在等你找我呀。」

仿佛是天经地义,又是命中注定般的,少年清亮干净的声线透过耳机,如同潺潺溪水直直淌进心底。

「中午好,小北~想来点冰淇淋吗?我用GPS替你搜索了附近的冷饮店,最近的一家大概就在前面那个十字路口右拐后步行二十米的地方哦~哼哼,我是不是超强的♪」

“比起冰淇淋,更想吃金平糖。”

无视了少年邀功般的得意话语,下意识地就将自己埋藏的最深的心声吐露出来了。

——为什么会是金平糖呢?

冥冥之中,似乎有着非常非常遥远,遥远到像是从大洋彼端翻涌而来的浪潮,终于抵达记忆的岸边时却早已掀不起一丝涟漪——这样在时光的洪流中濒临窒息的回忆,要隐隐约约浮现在脑海中了。

那一双湛蓝的,明亮胜过漫天星辰的眼睛,在黑暗的记忆中猛然睁开。

——然后一切戛然而止。

“大概只有三四个月的时间了,做些自己想做的事情吧,想开点。”

主治医师沉闷的声音像水银般突兀而强硬地灌进了脑中,一阵嗡嗡作响。

——毕竟这个世界上,是不会存在奇迹这种东西的。

2.

木质窗沿下悬挂着的风铃叮叮当当地响,胖乎乎的柴犬盘坐在店门口呼呼大睡,奶油混合着香草精的味道被麦茶中和过后甜蜜浓郁却并不腻人。

「怎么样?还不错吧这里!这是我刚刚在社交网络上搜到的噢,说是超有人气的和风甜品店什么的——感觉小北会喜欢,就为你用导航带到这里啦!♪」

“哦,辛苦你了。”

冰鹰北斗面不改色地咬下一口雪见大福,比蜜糖还要甘甜的豆沙馅在舌尖化开。

“…甜过头了。”

「但是小北看起来并不讨厌嘛~?」

少年嘻嘻笑起来,仿佛那个品尝到甜点的人是自己而不是北斗。

这家伙叫明星昴流,是他手机中的智能Siri。

虽说只是一个人工智能系统,却像一个人类似的拥有自己的名字,在冰鹰北斗成为这台手机的主人之后,强硬地要求自己以明星昴流这个名字而不是Siri这样的统称来称呼他,否则就死不开机。

虽然不太懂对方这么做的意义在哪里,但最后还是妥协于对方强硬的态度了。

然后明星昴流立刻飞快替他开了机,随后一行大写加粗的白字出现在漆黑的屏幕上。

——「要好好记住我的名字哦!」

古怪烦人又多此一举的系统,这是冰鹰北斗对明星昴流的第一印象。

冰鹰北斗将最后一块糯米塞进嘴里,过度甜腻的食物让他有点反射性条件的不适,可他还是强行压下了这股反胃感,然后灌下一口绿茶。

「哇啊,小北真的是一点也不浪费哎——好孩子好孩子♪」

如同前辈对后辈的成长而倍感欣慰的那种鼓励语气让冰鹰北斗浑身不适,他没好气地冷漠开口,“闭嘴。”

「好无趣啊小北——」

说起来明星昴流虽然平时偶尔会聒噪得烦人,但是却是长年进出医院的他唯一能够沟通交流的伙伴。

在医院中度过的无数个漫长而难熬的岁月,明星昴流就像一束光芒,将他的世界悄然点亮。

现在,这份难熬的时光要结束了,代价是——自己的生命也即将走向终点。

“明星。”

「我在哦。」

“我已经…没有多少时间了。”

「……这样啊。」

长年累月疾病带来的后遗症让他的身体一天比一天羸弱,记忆力也在一点点变差,他无法再适应正常的高中课程,于是转入了父母安排好的专门学校中。

然而在有关转学之前的记忆,却全部归零了。

父母说是药物治疗留下的后遗症造成了记忆的缺失,强行回忆的话可能会给身体带来不必要的负担。好不容易获得新生的机会,就要努力把握好生活下去。

于是他在父母的安排下顺利毕业,因为母亲是优秀的演员而父亲是一流的艺人,从小受到熏陶的他以后大概会从事编剧一类的职业。然而不知道为什么,舞台似乎对他有着一种不可名状的吸引力,仿佛他就应该站在那里成为众人的焦点,而不是甘愿隐居幕后。

可他来不及疑惑,人生便开始急转而下,生命的烛火便像快要燃尽了似的奄奄一息。

在朝气蓬勃的年纪,彻底告别校园迈步走向社会的大好年华中,被命运毫不留情地推向了一片黑暗。

——似乎就是在那个时候,明星昴流来到了他的世界。

“如果你的生命只剩下了三个月,你会做什么?”

「小北在问我吗?」

“嗯。”

「我的话…大概就是去做一些想做的事情,尽量少留一些遗憾吧!比如亲自去南非挖出亮晶晶的钻石——这样的感觉☆!」

“过度妄想禁止。”

「那就——回到过去。把曾经失去的东西,全部找回来吧!」

一个荒诞,又不切实际的想法,冰鹰北斗在心中做出结论。但是他却隐隐感到自己常年冰冷的手心,正因兴奋而微微渗出了汗水。

3.

“明星,我想让你帮个忙。”

「请说~只要是小北的要求,我会尽量满足的,交给我吧!」

“找到我曾经的高中。”

有关平白无故缺失了的这段高中记忆,很难让人不在意。如果说有什么事情是最后的生命中一定要完成的事情的话,那么找回记忆绝对要排在第一位。

好像冥冥之中仿佛有个声音在叮嘱自己,绝对不可以忘记。无论发生了什么,一定要回想起来——

冰鹰北斗回到家中,工作一向繁忙的父母一如既往地不在家。在明星昴流的催促下他几乎要把家里翻了个底朝天,最后终于气喘吁吁地从一堆纸质资料中翻到了一张纸片。

一张巴掌大小的长方形硬卡,左侧印有冰鹰北斗几年前的头像照片,右侧则清楚地标出了个人信息。

「哦噢、这就是小北高中时期的学生证吗——!」



冰鹰北斗。

偶像科。

——梦之咲学院。


 
冰鹰北斗在一瞬间陷入了呆滞。

他听说过这所学校,是极负盛名的偶像育成所,包括自己的亲生父亲,也毕业于这所学校。

只是他没有想到,自己也曾是其中一员。

一股难以名状的窒息感堵住了胸口,记忆深处仿佛有什么在挣扎着要破土而出,随之而来是铺天盖地的疼痛感,如同锋利的匕首捅进柔软的心底,鲜血淋漓喷涌而出。

“…明星。”

他的脸色惨白,却用力地握紧了双拳。

不可以就此止步不前。

「我在。」

“用这个,帮我联系上以前的校友。”

梦之咲中毕业的学生大多都会成为偶像这样的公众人物,寻找到行踪并不是什么难事,再加之以冰鹰北斗的年龄来推算,搜寻又恰好毕业于梦之咲的年轻男性偶像的范围便缩小了不少。

尽管此刻脑中依然无法回忆起任何蛛丝马迹,而这执念近乎偏执,那双灿若星辰的蓝眸在眼前一闪而过——他想要找到他。

「找到了噢,小北~已经把mail发过去了,现在只需要等回复就好了。」

“是谁?”

「这个人——」

手机屏幕上出现了几张照片,照片中是一个年轻的男性——漂亮精致如同精雕细琢的玩偶一般的五官,柔软如同阳光的金发,以及澄澈的祖母绿色瞳孔,在舞台聚光灯的照耀下宛如最耀眼的宝石。

“这是…?”

屏幕上照片瞬间切换,变成了一名戴着土气眼镜的普通高中生,乍一看十分普通,仔细端详之下却与刚刚那个光彩照人的偶像极为相似。

「你的高中同班同学噢,叫什么来着…阿木?啊不对,好像叫游木真来着!」

4.

游木真。

冰鹰北斗坐在约定好碰面的咖啡馆中,心不在焉地浏览着有关这个人的信息。大多是年轻帅气却不失才华,偶像界冉冉升起的一颗新星什么的诸如此类的评价。

虽然无比熟悉,还曾经是同班同学,却绞尽脑汁也想不出曾经跟这个人有过怎样的交集。

“那个…请问、是冰鹰君吗?”

一个试探性的声音犹犹豫豫地响起,将他从沉思拉回了现实。

他猛然抬起头,对方摘下了墨镜,一双祖母绿的瞳孔深邃得如同广袤林海。

“我是游木真啦。”

对方看起来有点不好意思,在冰鹰北斗的对面坐下,为了谨慎起见还是在摘下墨镜后又戴上了口罩。小心而拘谨的动作让他看起来分外不自然。

“没想到还能再次见到你,所以急急忙忙地就赶来了!不过这么久不见,你竟然跟高中的时候没什么差别啊…那个,最近还好吗?”

“…游木。”

“欸,欸!是…!”

“很抱歉,我不记得你了。”

那双漂亮的眼睛在一瞬间因吃惊而睁大。

“什、什么?!”

冰鹰北斗没有任何要隐瞒的意思,他信任明星昴流,所以也信任着通过明星昴流找来的游木真。他的时间不多了,所以他选择了全盘托出。

“是这样的,游木,我希望你能帮到我——”

他深吸一口气,空气中的气氛在一瞬间凝固。

与此同时,一边的手机突兀地震动了起来,屏幕上赫然闪烁着「母亲」两个大字。

霎那间浑身上下的血液仿佛被滔天的寒气如数冻结成冰,他略有点不知所措,只好匆匆对游木真说了句抱歉,然后僵硬着接起电话,中年女性稳重的声线从听筒那头传了过来。

——“妈妈有话想和你谈谈。”

5.


冰鹰北斗回到了医院。

擅自向医生提出离院要求最后还是被父母所知,尽管连医生本人都表示过再也不可能有转机,而父母却执拗地将自己送回了这片白色监狱。

——“你太不懂事了!”

——“一定还有机会的!”

——“这是为你好!”

父母含泪的斥责如刀割般让人心痛却又无可奈何——然而这不过是换了个地方等死而已,却连生命最后一刻的自由也无法拥有。

这种绝望感如同潮水般将冰鹰北斗整个人淹没,对死亡的恐惧一瞬间涌上心口,他感到四肢无力,而整个人开始摇摇欲坠地下沉。

他握紧了手机,眼眶开始一点点湿润起来。

“明星。”

「我在。」

“我不想死。”

「不会的,小北会活下去的。」

明明还这么年轻,明明还有这么多遗憾没有找回,明明还有无限的光明的未来,明明…

“帮帮我。”

「小北,想看星星吗?」

少年的声线是一如既往的清亮干净,却拥有着近乎奇迹般的能让人安心的力量。

「等夜幕降临的时候,出逃吧。」

冰鹰北斗点点头,毫无征兆地,绵软的身躯像是再也承受不起生命之重似的脱力倒下。心电图发出尖锐的警鸣,而他的世界安静如水——夜幕降临,流星陨落,陷入了昏昏沉沉的长眠。

他开始一睡不醒,当晚就重新转入了重症病房中。

他做了一个漫长的梦。

梦中有初春漫天飞舞的樱花,晚夏悦动在指尖的花火,深秋可可粉与糖霜交织出情人节巧克力的微微苦味。有欢笑和泪水,有绮丽的音符和明快的节拍,有他的一整个青春。

——然而却没有那个人。

6.


“危险!小北——!!”

“没、没事吧?有没有受伤?”

“在舞台还没搭好的时候突然来的地震真是让人头疼呀…嘶、不对,头真的好疼啊,被砸到了吗?”

“醒醒,小北!不可以在这里睡着!”

“欸—出、出血了吗?没关系啦没关系,我没有那么脆弱啦!”

“不是你的错,跟你没有关系。”

“嗯,我在。”

“我一直在的哦。”

“没关系的,全部忘记了吧,一切都交给我就好了。”

“无论你在天涯海角,我一定会找到你的。”

“无论用什么方式,我会一直陪在你的身边的。”

“…小北,想看…星星吗?”

“……”

……

冰鹰北斗毫无征兆地醒了。

他似乎已经脱离了危险,重新转回了普通病房。现在他整个人沉浸在一种不可名状的平静之中,就好像一个刚刚睡到自然醒的人,精神充沛思维清晰,仿佛连心跳都越发地有力了。

他伸手探向床头柜,果然摸到了他的手机。

“明星,在做什么?”

「在等你找我呀。」

少年的声音黑暗的病房中一如既往地响了起来,仿佛已经在这里苦等了上万个世纪。

“我们去看吧,你说的星空。”

7.

——「梦之咲学院。」

冰鹰北斗站在这样的大门前。

因为是晚上,所以校园中空空荡荡没有一个学生。偌大的校园空荡而又安静,却又仿佛像是有着生命一般的,经历了时光的洗礼,在这一刻只为等待着他的到来。

陌生,却又说不出的熟悉。

「小北——在你睡着的时候,阿木发来了一些照片哦,真是帮大忙啦。」

手机屏幕上跳出一张学校围墙的照片。

「比如这里的下面,有一个夏目同学凿出来的洞!可以从那里进去!很厉害吧那个人,我也觉得超级不可思议的!」

冰鹰北斗的手在微微发抖。

紧接着屏幕上出现了一个宽敞得像舞台一样的讲堂。

「还有这个讲堂,是学校各种活动演出的地方哦!像是DDD什么的,都是在这里!舞台上的小北,超级KiraKira的噢♪」

少年依然滔滔不绝,而冰鹰北斗却开始感到头晕目眩。

「这是教室,小北的座位在我的后面!这是平时训练用的防音练习室,不过我们trickstar一开始可用不起啦…不过这是小北的社团活动室!去这里会路过篮球场,我们就在这里跟小千部长一起训练!这是我的部活,而小北是演剧部的哦,还记得吗?」

“明星。”

冰鹰北斗打断了他的发言,鼻尖泛起难以言喻的酸涩,视线中蒙上一层薄薄的水汽,然后他以一种不可思议般的波澜不惊开口发问。

「我在。」

我一直在哦。

“你是谁?”

「我是明星昴流呀,小北又忘记了吗?」

8.


——这个世界上,或许是存在着奇迹的。

明星昴流在屏幕上调出来的最后一张照片,是一张双人合照。

画面中央的少年有一头好比阳光般耀眼的金橙软发,他笑嘻嘻地揽着一旁满脸不耐烦的黑发少年的肩膀,对着镜头摆出了一个大大的胜利手势。

那双湛蓝的瞳孔,明亮胜过星辰。

刹那间时光定格成永恒。

——他的恋人,明星昴流。

在那场意外中,为了保护他,失去了生命的恋人。

「小北~抬头看看吧,星星很漂亮哦☆」

漆黑的手机屏幕亮起,如同心电图的最后一次搏动,然后彻底黑暗了下去。

他抬起头,望向星光无垠的广袤苍穹。

他的恋人——明星昴流,就在这样一片无与伦比的星光中,携一身初春飞扬的樱花,跨过花火跃动的晚夏,情人节巧克力的甜蜜与苦涩交织在胸口。而他从虚幻到现实,仿佛经历了一整个沧海桑田,再真真实实地站在自己的跟前,伸出手咧嘴笑得一脸灿烂。

“久等啦小北,我来接你了。”

冰鹰北斗握住他的手,嘴角上扬成一个轻柔的弧度。

“你是谁?”

“我是明星昴流呀,这回可不要忘记啦。”


-完。

评论

热度(77)

  1. 天天天天天天天呐撸一盒金平糖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