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天天天天天天呐撸

关爱桶哥人人有责(:з っ )っ
给安哥打callo(*////▽////*)q
最原又帅又可爱我要窒息了(⁄⁄•⁄ω⁄•⁄⁄)⁄
司糖太可爱了✧*。٩(ˊωˋ*)و✧*。
伯约是我男神(。・ω・。)ノ♡
柯诺尔是天使(;д;)

【北スバ北】不可能说出的事

僕らの戦場。:

#日服以及各方面剧透有


#明星爸爸私设有…


#也许是个比较沉重的话题…并且掩埋了很多我所理解的人物形象和关于スバル的黑历史的一些讨论。至于解释我会放在文章的最后


#没有日日日的药我要死啦…




在眩目的聚光灯下,那个瘦弱的背影一步一步地向前走着。平时总是被他的温度所包裹着的稚嫩的双手,恋恋不舍地去抓住了他的衣襟。他有些惊讶,黑眼圈虽然被涂得厚厚的粉底遮掩,澄澈的眼里的血丝蔓延开来,用着那样瞪大的表情看着スバル。


「……要上场了吗?」


スバル呢喃着。他露出了爽朗的微笑——就算过去多少年也未曾变过就像少年时期一样,弯下腰来蹲在了孩子的面前,轻轻地抚摸着孩子的脑袋,橙红色就像太阳一样的头发晃动着。


「我们偶像啊,就是要让全世界的所有人,发自内心绽放愉快的笑容。スバル一定,也是这么期望着的吧?要在舞台下好好为我应援哦☆」


 


「……嗯!」


スバル犹豫了一下,可是注视着那样的父亲,发现在舞台前就算瘦弱,也是高大的身影,几颗星星的饰品坠在他的身上闪着光,他老实地点了头。


从亮着光的彼方传来了热烈的呼喊声,欢快的音乐流淌着,拨动着人潮的心弦。如果仔细聆听的话,大声呼唤着的父亲的名字的观众不在少数。


每一个人都,如此快乐地笑着。


『这就是、偶像啊……』


 


「明星先生,到你出场的时候了!」


穿行于复杂的器材与忙碌的人群中,急促的声音传递了过来。


仿佛战场的边城一样。而在即将冲出的士兵中,那个年轻的男子便是其中的要员。向孩子招了招手,留给他最后的背影。


「是时候去传达了。将我们的,Ensemble」


一步一步。声音敲击在地面,在混乱的后台应当是隐匿于嘈杂的人群中的。スバル却依然觉得,那是世界都安静下来了吧,只有脚步声比什么都要响亮。


背着光的那个背影,比什么都要闪耀,本应该是闪闪发光的。


 


スバル伸出了手。


「不要丢下我……!」


 


带着哭腔的呼喊本该是传达给那个人的——而回应了スバル的只不过是秋日下午五点过后的迷蒙的风的声音。从窗边传来了夏的残暑与秋特有的凉气,那副清爽的感觉在脸上却是沉重地划过了。スバル怔怔地坐在座位上,生理性的泪水挂在他的眼角。


然而此时在自己面前的是比自己更为震惊的人。


スバル顺着自己被泪水沾湿的衣袖看去,顺着直到扫视到紧牵着的手。敏感的他也才反应过来触碰到的冰凉温度——明明意识到了,却依然没有松开。


 


「……你、」


俯视着握着自己的手默不作声的低着头的スバル,北斗轻声地问道。好似在害怕和畏惧着一样,欲言又止的嘴角颤抖着。


「……做噩梦了吗。早知道的话还是不听游木的意见把你喊醒了」


因为スバル一直低着头而无法看见自己现在的表情——那一定是崩坏了他总是保持着的帅气和冰冷的不堪的表情,然而连在意这些的闲暇都没有,北斗在寂静的教室一角认真地询问着没能露出一等星的笑颜的少年。


 


傍晚,夕阳的金光肆意地洒了进来,两人的剪影映在了地上——唯一连接着的便是紧握的手。抽泣声,好像也静谧下来了。这家伙现在,究竟是怎样的表情呢,明明平时都是那么灿烂地笑着的,比谁都要耀眼地笑着的。


正当这么想着的时候,スバル揉了揉眼睛。因为泪水和摩擦而显得通红的上半部分的脸颊,即使如此也好像什么都没有发生一样地笑了出来。


「满血恢复☆」


 


「……」


看到这样的スバル,不知道该开心还是疑惑才好,北斗扶了一下额头。正当以为气氛有所缓解时,一个拥抱突然向他袭来。


「ホッケ~!」


在泪水流淌过后却依然清澈的声音。因为太突然和持有的钝感,北斗只是停留在原地,不可思议地睁大了眼睛感受到这个和平常完全不一样的拥抱——从刚才所站立的位置弹跳过来,若不是有身后的桌子支撑的话怕是会摔倒在地上吧。


就连『怎么了』都问不出口,程度的,空气凝固住了。


スバル趴在他的肩膀上,除了不停地呼唤着名字。


 


啊啊。不是在哭的表情啊。北斗在停止了的这一刻悄悄地把视线投向自己的后方,就如同要陷入安睡一般,温柔地闭着的眼睛。即使是相处了那么久,也罕见的表情。


因为太过温柔和耀眼了。顺着夕阳的光,就好像要消失掉了一样。


无法像平时一样说着『是时候回家了』把他推开——好像也深知自己并没有这个资格。可是面对着这一刻脆弱而感伤的他的表情,他更是觉得自己没有资格回抱住スバル。于是,渴望去触碰的手只不过是悬在了半空中。


『……到底该怎么做才好。曾一度,背对了Trickstar,背对了明星的我的罪恶』


 


紧拥不知道是什么时候轻缓地松开了。慢慢地移开了距离,スバル又露出了总是睁大着的,好像藏着星星一样的眼睛。


「睡得好开心~☆」


「不,刚才的状态,怎么想都不觉得是开心的事情。……怎么说,抱歉了。我们是、伙伴对吧。所以,有什么的话一定要」


「我知道了知道了!呼,完全投入进去了呢!『Trickstar』的队长大人~」


「……那个称呼就算了吧。就算不作为队长,我也想知道。不说出来的话,是不会明白的。所以」


「都说了什么都没有了嘛~?」


 


明明是一副『什么都没有』的表情。而刚才的一幕幕出现在眼前,那绝对并非『什么都没有』。


「明星」


「真的、没事啊☆」


就像坠在夜空中的一等星的笑容,又回来了。


但是就算再怎么明亮,包围着它的都只会是漆黑。


「……明星」


尽管对于那样的笑容产生了一股动容,北斗还是把话题牵扯回来了。スバル却已经飞奔出了教室。


「呜哇~原来ウッキ~是去帮サリ~值日的忙了啊?带我一个带我一个☆」


「喂」


急忙地追赶着早已不见踪影的他,北斗呼唤着。


 


『……一定,还没事的』


听着从不远处追来的脚步声,迎着夕晖,スバル安心地勾起了嘴角。


『现在和大家,每天都过得很开心。是闪闪发光的每一天,比什么都要珍贵的,耀眼的每一天。持续下去的话就好了』


走近了教室,勾起的嘴角渐渐地坠了下来。转瞬又是纯粹的笑容。


「ウッキ~、サリ~、太狡猾了哦!也带着我一起嘛!」


「不,那是因为明星君刚才睡得那么熟?!」


「不要拿扫帚当吉他耍啦スバル!」


 


『……是不可能,说出来的吧』


直到那一日为止、想要与你们继续闪耀下去呀。


 


End




*后记


首先先感谢一下看到最后的诸位。我最想要讨论的话题便是『满足于现状的スバル』,具体可以参考一下如仲夏夜的「不想思考未来的事情」和主线的「难道必须得长大成人不可吗」(原台词不太记得,反正大意是这样)。在前几天的蔷薇十字的卡池剧情出来以后我更是这么觉得了…和一直在往前进,不断地努力着的北斗不同,スバル好像不太有这个意识。在最后虽然说醋坛打翻,可是被寂寞到了也是一方面吧。然而选择留在原地的也恰恰是他自己,我认为。


对于スバル自己的事情的认识,我觉得比较趋于不愿意告诉他人,也确实从没怎么提到过。特别是父亲的问题,在夏目卡池的时候甚至直接说不要说这个话题。我想他想要守护的东西就是当下…


冬天的TS…除了情人节那白开水就根本没什么好说的,不过新年卡池的时候,我觉得这孩子有进步啊?虽然信息量不大,再加上剧情不做好的话也很难整理时间轴,不过能看得出来。在小说里也被描写了明明在舞台上毫不畏惧,下了舞台在普通的教室里面对人群却感到害怕,而新年卡池的剧情说了「原本是苦手这种地方的」。当然还有那句「今年也想和大家一起闪闪发光,拜托了神明,请一定要实现我的愿望」。和现在摇摇摆摆的状态比起来进步应该很大吧。


所以中间发生了什么实在非常的好奇……忍不住洪荒之力把它写了下来。和之前的那些没有走一个感觉。不过说实话我对忧郁的东西也非常感兴趣很想看。只要最后结局是好的闪闪发光的中途虐得一定很爽,我好兴奋啊(。)所以这次试着写了所谓的『中途忧郁的部分』。大家也不妨来注意一下北スバ北这种应该kirakira放着光的CP意外的阴暗面(?)【小夏目说小明星不听『人』的话实在太可怕了


最后还得说一下我超喜欢,超喜欢第四卷最后因为『背叛』而想摸又不敢摸小明星的北斗的描写!这是爱(好了你闭嘴


最后的最后再感谢观看~

评论

热度(8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