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天天天天天天呐撸

关爱桶哥人人有责(:з っ )っ
给安哥打callo(*////▽////*)q
最原又帅又可爱我要窒息了(⁄⁄•⁄ω⁄•⁄⁄)⁄
司糖太可爱了✧*。٩(ˊωˋ*)و✧*。
伯约是我男神(。・ω・。)ノ♡
柯诺尔是天使(;д;)

【Leo司】If I can calling You

夏葵:

Attention:


OOC有
自我设定有


如果可以接受的话请继续↓


==============================


01


我合上了书本,空气中传来了甜甜的香气。
大概是医院楼下的小孩子调皮,跑到医院后面的小树林里去捡一大捧的栗子,躲在小山坡里偷偷挖个洞生个火烤栗子吃了。
秋天干燥的空气让我的鼻腔变得有些不太舒服,用力呼吸两口空气之后,就感觉有什么温热的液体从鼻子里涌了出来,红色的液体打在我面前的白色被子上,像是溅起的红色的花。
安静得只剩下窗外鸟鸣声的房间内,突然传出了久违的曲子的旋律。
打来电话的是一个可爱的年轻人,他先是颠三倒四断断续续地向我描述了他所经历的不可思议的事情。
【抱……抱歉……我是不是打扰到您了?】他沉默了一下,小声地询问我【如果打扰到您了,我这就挂掉电话。】
【没事,】我说【你慢慢说吧,我很好奇你的故事。】
年轻人听到我这么说之后沉默了一下,然后终于从混乱的情绪中镇定了下来,然后说【我,我叫朱樱司,现在16岁,是一个私立高中的高中生。】
【我刚刚接到了一个奇怪的电话……我真的不知道这个电话为什么会打过来……】
【这个手机,你是怎么获得的?】
【我……】他顿了一下,似乎在琢磨如何用正确的词藻形容他的情况,许久——久到我以为他已经把电话挂断了的时候,他又突然开口说【我天生听力衰弱,所以我不是很愿意和同学讲话……当然,他们也不是很愿意和我讲话。】
【我虽然拥有smartphone,但是手机与我来说,只不过是一个用来打字的工具罢了……虽然父亲和母亲说这样说是不对的,但是其他人打进来的电话对我来说像是蚊虫的嗡鸣,又小声又烦人……】
【家庭医生说我的听力会随着年龄的增长一点点下降,可能等我到了18岁,就完全听不见了。】
他说到这里似乎有些伤心,声音里带了点涩涩的感觉。
【去年春天,我几乎失聪了。父亲和母亲想尽了所有的方法,我的听力也只是恢复了一点点而已。】
【所以我想要一个smartphone,一个不需要听力也能交流的手机。我在脑海里描述了这样的手机,墨蓝色的,没有其他的装饰和软件,连短信也不用发,只能和其他人打电话的手机。】
【现在你成功了,难道不开心吗?】
我问他。
【我没有想到脑海里的这个手机居然真的,可以被打通。】
【打通我电话的……是一个非常失礼的人!他在我挂断了两次电话之后又继续打了过来,我当时在上课,被他吵得心神不宁!】他一提起刚刚给他来电话的人,马上就开始发起了火【我被吵得受不了,接通了他的电话以后一句话都还没有来得及说,他就打断了我,喊着什么inspiration就挂断了电话!】
那边的朱樱司气鼓鼓地开始抱怨,虽然看不见他的人,但是我闭着眼就可以想象出一个炸着毛的小男孩。
【生气可不好。】我笑着安慰他【可能他真的太兴奋所以不小心挂断了你的电话也说不一定呢?】
【是……是吗?】他皱着眉头说【我本来不相信这个的,您是我打的46个电话里,唯一一个接通了的。】
【我可不觉得我是虚假的,】我笑了笑,说【你如果有时间的话,可以随时给我打电话,毕竟我一个人生活太久了。】
【可以吗……】
【随时欢迎。】
「先生,您怎么了?」闯进房间的护士看见了我盛开在前面的被子上的红色的花,急匆匆地将我的被子撤了下来,换上了新的被子「明明身体不舒服,您为什么还在笑着?」
「没什么,刚刚打了一通电话,心情有点好。」我笑着把书放到了我的床头柜旁,看着满脸气愤的护士整理我的床铺。


02


接到朱樱司的第二通电话的时候是在凌晨,我刚刚从床上坐起来,眼睛还没有完全睁开的时候,悠扬的歌曲声在他的脑子里响了起来。
【喂?】
【这么早打扰您真的不好意思……】朱樱司说【您是不是还没有睡醒?我是不是等一会儿在打电话给您比较好?】
【没事,我已经醒了。】我抓了抓头,跑到了洗手间开始打理自己。
【我今天要和同学们一起去旅游,老师说那叫修学旅行,可是我不知道该怎么收拾自己的东西……】
【是去哪里?】
【去冲绳。】
啊,那个地方啊……我想起来自己躺在沙滩上独自一人沐浴着阳光,暖洋洋的阳光洒在身上让人昏昏欲睡,我像是偷偷跑到屋顶上汲取温暖的小猫一样睡着了。
【没事,收拾几件衣服和一条泳裤,然后带点防晒霜就足够了。】
【But……】
【不用害怕,你的同学应该都是温柔的人。】
【那个怪人也这样说的……啊,抱歉,怪人就是上一次打了脑内电话给我却匆匆挂掉的那个人。】
【你没有问他的名字吗?】
【没有,他和我聊了几句,就说什么有了灵感把电话挂掉了……我还没来得及……】
【没事,你先去收拾东西吧。】
【那……那我先挂掉电话了……】
他挂掉了电话,朝阳的阳光穿过了树叶间的缝隙打在了我的身上,我走在通向医院花园的小道上,光斑斑驳驳印在地面上,人们的身体上,看上去像是人们都被阳光亲吻了一样。
有什么东西碰到了我的脚尖。
「先生,能帮我们捡一下您脚边的球吗?」一群小孩子站在离我不远的地方,热切地看着我脚边的球,为首的男孩子看着我,眼睛带上了热切的期盼。
我这才注意到他们的脚步带着点踉跄。
「好啊,你们等一下。」我玩腰捡起了脚边的球走过去递给了他们「给,你们的球。」
「先生,谢谢您。」为首的男孩说「您的眼睛好漂亮,像是我妈妈首饰盒上的紫水晶项链的颜色!」
他的眼睛里满是赞叹,我笑着揉揉他的头,然后转身向着反方向的花园走去。


03


过了好几天,那孩子终于又打来了电话,语调上扬了好几个调,语气欢快,像是遇到了什么好事一样。
【您知道吗,我前天和同班同学一起去冲绳的时候,班上的一个水蓝色头发的男孩子给了晕车的我晕车药,然后其他人也在试着和我用笔和纸交流。】
【怪人这几天也和我聊了天,我才知道他原来是作曲家。他说他叫月永レオ!】
我听到了那个名字,翻书的手顿了顿,然后翻到下一页——那是《人间失格》的主角沉迷于毒品的剧情。
【他给我听了他这几天做的曲子!我把他做的曲子用钢琴弹了出来,不过我也听不太清楚……】
【还有还有,同学的双生brother给我尝了他自己做的粗点心,比我想象的好吃很多!】
【听起来你很高兴呢。】我说。
【是的,这是我度过的最快乐的时光之一。】
他这样说着,我仿佛可以从他的语气重感受到快乐。
【真好呢,】我说【有点羡慕你,不过我现在也过得很好。】
朱樱司说【不过,我不知道怎么样才能和レオさん见面呢。】
【先从相互发短信开始吧,总会见到的。】我停了一下,不知道该用怎样的语言去鼓励他【没事的,慢慢来,你们总会见到的。】
他似乎是感受到了我的迟疑,便开口问【您难道之前也见了和您打脑内电话的朋友吗?】
【怎么说呢……因为一个小小的事故……没有见到呢。】我苦笑着,连自己的手碰到了旁边的水杯也没注意,水杯砸到了地板上,一两片小小的玻璃碎片刮到了我的脸。
【您怎么了?】
【没什么,对方如果不是很急的话,还是先从发短信开始吧。】
【嗯,好。】
这么说着,那个孩子挂断了脑内的通话。
手开始不自觉地抽搐,我努力地压制着全身抽搐的痛感。
「先生您怎么了!」正好来查房的护士跑了进来,按响了我床头的铃。


04


【我要去见他了!】
朱樱司突然打了个电话过来,那个时候的我已经住在了病房,打着点滴,带着呼吸罩动弹不得,唯独脑子还是清醒的。
【您知道吗,他给我专门做了一首曲子,他说他虽然看不见我,但是他听他sister形容过我的样子!我之前把去冲绳的照片发给了他,他的妹妹把我的样子描述给他了,而我的信他的妹妹也读给他了!】
【真好,决定什么时候见面了吗?】
【大概就在一个月之后,我自己一个人买好了机票,背着父母去的。】
【一个人去是不是不太好……】
【没事的,您不要担心!】
他这么说着,语气欢快了起来。
【之前按照他的方法,我和同学的关系变好了呢,大家也是因为我平常看起来不愿意和他们讲话所以不敢和我讲话呢。】
【现在的生活非常的充实,但是还是好想亲眼去看看レオさん,然后去感谢他。】
【那么,下个月,要加油啊。】


05


冬天才刚刚降临,鹅毛一般的大雪一片片的飘落了下来,把大地遮得严严实实,在病房中的我,好想伸手去握住那些冰凉的雪花,可是各种各样绑在我身上的仪器不允许我这么做。
「冬天来了呢。」护士拿着毛毯,披在了坐在病床上的我身上。
「是啊……雪花……很漂亮……」我很吃力的挤出一个笑容,然后把目光落在了床头柜的书上。
「您今天,还要看书吗?」
「想……翻……翻……」
【喂,您……听得……到吗?】
【我……快不行了呢……】
果然到了这一天,吗?
【我知道。】
【果然是您吗?……不管怎么样……声音,都太像了。】
【我留了遗嘱下来,您……】
【去和他通话吧,】我说,这个时候,我的脸上已经没有力气再挤出任何的表情【我想,他会开心的。】
脑内通话被我强行挂断了。
这个时候,身体的抽搐突然又一次开始了,我抓着床单,发出了撕心裂肺的痛呼声。
也不知道到底是因为身体,还是内心。
我听到医生发号施令的声音,听到轮子滚动的声音,听到我的妹妹趴在床边不停呼唤我的名字的声音。
可是这个时候,我想要再一次,打通那个我滚瓜烂熟的号码。
【喂……】


00


【喂……】
【你是谁?】我接通了那个电话,刚刚从脑内通话传来的噩耗让我几乎站不稳身子,【你为什么要打通这个电话?】
【月永レオ,你还要等十年……就十年……】
【你是谁?】
【我是十年后的你】
【啊,スオ……他来接我了。】
脑内通话被挂断了,只留下脑内无限回响的嘟嘟声。


END


大家好我是夏葵,由于五号要去看浅沼聚聚,所以我这几天一直消极怠工,完全忘记了自己还是个文手w
这一篇文章是和想要成为我的编辑小姐狠命催文的某鱼干小姐讨论出来的……(然而并没有讨论x)
故事的neta是乙一的《Calling you》,我非常喜欢他这一篇文章,当然拍出来的电影也很喜欢,看到最后哭了出来w
故事其实是由28岁的月永Leo的视角开始的。
然后28岁的月永Leo一直在给18岁的月永Leo说好话,不知道大家发现了吗?
然后关于文中司司的结局,我没有交代清楚,但是我想大家一定都发现了。
事故去世的司在之前就签下了遗体捐赠的文字,然后原本失明的Leo接受了司的眼角膜然后恢复了视力。关于文中的眼角膜移植之后人的瞳孔颜色会变是我乱写的,所以大家不要深究(笑)。
我不知道28岁的月永Leo听到16岁的朱樱司的声音的瞬间,到底是什么感情……但是如果是我的话,一定会哭出来的吧?
那么,谢谢大家看我这篇逻辑不通的文章w

评论

热度(109)

  1. 天天天天天天天呐撸夏葵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