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天天天天天天呐撸

关爱桶哥人人有责(:з っ )っ
给安哥打callo(*////▽////*)q
最原又帅又可爱我要窒息了(⁄⁄•⁄ω⁄•⁄⁄)⁄
司糖太可爱了✧*。٩(ˊωˋ*)و✧*。
伯约是我男神(。・ω・。)ノ♡
柯诺尔是天使(;д;)

蝙蝠侠-大扫除总能发现秘密

罗密欧酱:

桶宝生日快乐!




好吧,这就有点尴尬了。




Alfred难得严肃地注视着眼前并列坐在沙发上的四个男孩。




“请告诉我是谁把脏袜子塞在二楼储物间的柜子里的?”




Jason率先开口,“能做出这种事的肯定是Dick。”




Dick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嘿!你有什么证据?!”




“这肯定不是Grayson干的。”Damian抱着双肩,仰起鼻孔,“大家都知道这个家里最邋遢的人就是Tim。”




“为什么针对我?要我说每个人都有嫌疑。”Tim奋起反抗。




那你倒是分析一下。Damian继续刺激Tim。




Tim不甘示弱,立刻着手分析。“鉴于Dick喜欢乱扔衣服的习惯,我认为他是本案的第一嫌疑人。”




Dick不满地举起双手表达质疑,坐在他身边的Jason哼了一声,对Tim的观点表示赞同。




Tim没有搭理他俩,继续往下说:“当然,Jason也有作案动机。他很可能为了冤枉Dick而故意把袜子塞在那儿。”




“Jason。”Dick扭头瞪了他一眼,眼神悲伤而气愤。




“我没有!”Jason马上说,“就算我要冤枉你也不会把东西藏在那么阴暗的角落里,我会扔的满大厅都是。”




Alfred扬起一条眉毛。




Dick和Jason互相瞪了一眼,扭开了头。




Tim最后将目光转向了Damian,“但是,我认为Damian的犯罪嫌疑最大。”




“注意你的言辞,Drake。”Damian威胁道。




Tim无所畏惧,“因为他是个惹人厌的小鬼,他干什么惹人厌的事都不奇怪……”




Damian突然朝Tim扑过去,所幸Tim早有准备,一说完就开溜。两人打闹着从客厅跃至门廊,然后一路往外,冲进了后院。




现在房间里只剩下Alfred、Dick和Jason三人。Jason饶有兴趣地注视着窗外仍在追逐的两人,而Dick则试图安抚Alfred。




“Alfred,别生气,我会教训他们的。”




“你就这样把自己排除嫌疑啦?”Jason懒洋洋地说。




“你知道这不是我干的,我差不多有一个月没回来住过了!”




“Alfred又没说袜子是这个月被丢进去的。”




“你想打架吗,Jason?”




“和你?不干。”




“先生们,我希望你们不要再斗嘴了。”Alfred清了清嗓子,“事实上我没有生气,我只是替柜子和袜子伤心,因为它们无端被绑在一起互相伤害了这么久。”




Jason踢了Dick一脚,Dick忍住了自己踢回去的冲动。




Alfred对此视而不见,“然后,我也想以此警告大家,一个卫生的环境对我们所有人的健康有益。”




“你说得对,Alfred,是我们不好,我们一定改正。”Dick认真说道。




Alfred点了点头,“那我想,各位先生可以从大扫除做起。”




“大扫除?”




“是的。宅子已经很久没做过完整的清扫了,我相信在其他角落里也藏着一些不应该出现在那里的东西。”




“你是说整个韦恩庄园都要清扫?”Dick的额头已经开始冒汗了。




“是的。”




“应该不包含蝙蝠洞吧?”这下Jason也有点坐不住了。




Alfred微微一笑,一副你俩想什么呢的模样。“当然包含蝙蝠洞。”




“啊,我突然想起来泰坦那边还有事没办……”Dick摸摸脑袋摸摸脸,开始往外挪。Jason一把拉住他,“你没事。”




“你怎么知道我没事?”




“我就是知道。”




“拿出证据。”




“你的表情就是证据。”




就在他俩拌嘴的档口,Alfred已经神不知鬼不觉地将扫帚和抹布塞进他们手里。过一会儿Tim和Damian也乖乖进屋,一人领了个水桶,站到边上。




Alfred优雅地一鞠躬表示,少爷们请努力干活,我会为你们准备午餐的。




“我要杀了那个把袜子藏在柜子里的人。”Damian怒气冲冲地戴上口罩。






“我们永远也弄不完了。”一小时后Tim绝望地说。




他们决定趁体力尚且充沛,先行攻略蝙蝠洞这个大难题。别的不说,洞里那些蝙蝠粪便就足够令他们崩溃了。




“我要吐了。”Dick脸色苍白地说。




“走开,Dick!不要吐到我刚拖过的地板上去!”Damian张开双手捍卫自己的领土。




Jason懒得搭理他们,拿着拖把柄往上一捅,又落下大团蛛网。




Damian气得尖叫起来。




“嘿,伙计们,快来看这个。”Tim在电脑桌后拖出了一团黑色的东西。




“什么玩意儿?”其余三人好奇地走了过去。




只见黑色的布团上落满了灰尘和蛛网,凑近了还能闻到一股诡异的霉味。Tim用扫帚柄戳了戳,感觉里面包着什么软塌塌的东西。




“会不会是蝙蝠的尸体?”Dick问。




“我猜是动物粪便。”Jason扭头看了一眼在旁边甩尾巴的蝙蝠牛牛。




Damian嫌弃地往后挪了几步,“Drake,你来打开。”




Tim不想和他计较,他戴上口罩,小心地用扫帚柄挑开黑布。里面并不是尸体或粪便,只是一堆用过的绷带。绷带的颜色早已变黄,上面还沾着点点黑褐色的血渍。




四个罗宾立刻嫌恶地叫了起来。




“呕,这比尸体还恶心。”




“谁会把用过的绷带塞进角落里啊?”




“这玩意儿是用黑布包着的,咱们这儿可只有一位老大穿黑色。”




“Jason,你是在暗示是Bruce将这些东西塞在电脑桌后的吗?”




“我可什么都没说,我只是给你们提供一个想法。”




“父亲绝对不会做这种事,绝对不会。”




“呃,事实上我见过B干过更邋遢的事。”




“我也见过。”




“嗯,我也见过。”




“你们真是一群谎话精!我要向父亲告状。”




“可怜的孩子,你一定没见过Alfred外出旅游三天后的Bruce的房间。”




“你为什么要让我回忆起那个场面,Dick?!”




“你们闭嘴!我不信!”Damian怒气冲冲地踢着鞋子大步离开。




“Tim,去把垃圾袋拿来。Dick,你来把这玩意儿捡起来。”Jason命令道。




Dick十分不满,“为什么不是你来捡这些绷带呢?”




“因为我不想捡。”




“你还真是理直气壮啊?”




“猜拳决定吧”Tim提议。




Tim发誓他真的没想陷害Jason,谁知道他运气这么差呢?十局里竟没一局获胜,惹得Dick笑了整整十分钟。




“闭嘴,Grayson!”Jason痛苦地骂道。






他们花了四小时清理了蝙蝠洞中的垃圾。Damian在蝙蝠牛身边若有所思地站了很久,Jason说他一定在考虑宰了蝙蝠牛这样就再也不用清理牛粪了,而Dick为此又和他大吵了一架,说他完全没有良心,不知善良为何物。Tim困得不行,差点用沾满了灰尘和粪便的手套去揉眼睛。




最后Damian宣布他要给蝙蝠牛牛盖一间牛棚,再雇个专人来清扫。




“Alfred会喜欢这个主意的。”Dick微笑道。




他们回到正厅,向Alfred汇报了战况,在得到高度肯定后享用了一顿丰盛的午餐。然而这不是终点,当餐盘被收走后,Alfred又笑容满面地拿来了崭新的扫帚和拖把。




“继续吧,先生们。”




罗宾们齐齐哀嚎起来。






不过下午的清扫活动比之前有趣了许多。与其说清扫,不如说寻宝。韦恩庄园是一所有悠长历史的屋子,里面的每一个角落都藏有一些小秘密。




他们发现了很多女士故意留下的珠宝、一些不知属于哪位韦恩祖先的情书,还有装满各式各样老照片的相册。




他们甚至还帮Alfred找到了丢失已久的袖扣。




最后他们停在了三楼走廊的入口处。Dick扭头看了一眼他的兄弟,“这层的房间分别属于我们四人。你们是想单独清扫呢,还是大家一起干?”




一般来说,他们谁也不想让对方进到自己的房间中去。然而在经过了漫长的寻宝游戏后,他们每个人的好奇心和探索欲都被调动了起来,他们不准备放过彼此的房间,非常想要在对方的屋子里找到有趣的纪念品。




“好吧,那就先从我的房间开始。”Dick坏笑了一下,拧开自己的房门。




他已经有一个月没在这儿睡过了,因此对自己房间的整洁度十分有自信。




果不其然,屋子被Alfred收拾的干干净净,一尘不染。Dick潇洒地靠在门边,示意他的兄弟们可以放心大胆地进去查看。




Damian拉开了衣橱,Tim翻起了书架,而Jason则在抽屉里摸索。




“我没有秘密。”Dick得意洋洋地说。




“是吗?”Tim的手在某本书上停了下来。




“当然。”Dick仍然没有意识到危险的接近。




“那这是什么呢?”Tim憋着笑,从书中抽出一张信纸。“亲爱的Barbara,自从分别以来,我无时不刻不再想你……”




“停!”Dick猛冲过去。




他撞开企图阻拦他的Jason和Damian,灵巧地从Tim手中抢下信纸藏在身后。




“让我们看看!”Damian说。




“不行。”




“你不是没有秘密吗?”Jason嘲笑道。




“我的确没有秘密,你们都知道我和小芭有过一段。”




“那让我们看眼情书有何关系呢?”




Dick犹豫了一下,仅仅是一下,他更加坚定地将信纸护在自己身后,严肃道:“没门。”




“小气。”Damian哼了一声,离开房间。




“小气。”Jason有样学样。




“噗。”Tim还在笑,他显然看到了一点内容。




“下一间!”Dick用力甩上了自己的房门。




下一间房间属于Damian。里面布置得十分干净,井井有条。三人翻了半天也没找到什么有意思的东西,只得退出门。




“早告诉你们了,我是这儿最干净最整洁的人。”Damian趾高气昂地踏入Tim的房间。




Tim的房间就像任何一个青少年该有的那样乱七八糟。床单拖地,杂物乱摆,饮料罐零食袋到处都是,笔记本电脑的充电线从房间那头一直拖到了床边。厚厚的书籍摞在桌角,眼看就要坍塌。




“呃,其实也没那么糟啦。”Tim悄悄把几个纸团踢到角落里去。




“小红,不是我说,你能在这房间里找到你的手机吗?”Jason好奇道。




Tim一脸鄙视,“当然可以,我的手机就在床头柜上的纸巾盒下……呃,等一下我的手机呢?”




纸巾盒下没有,床单上没有,床底下也没有。Tim揉了揉本就乱糟糟的头发,十分吃惊。“这不可能,虽然我的房间乱了点,但每个东西在哪儿我还是知道的。”




“Tim,Damian兜帽里的iphon是你的吗?”Dick从Damian的连帽衫里摸出一个手机,Damian伸手要抢,却因为身高缘故没法够着。




Tim接过来,生气地说:“我真不敢相信你竟然偷我的手机!”




Damian双手抱肩,“这房子里所有东西都是我的,所以我并没有偷你的手机,我只是把它捡了起来。”




“强词夺理!”




“你永远别想进我的房间了!”




“省省吧,我才不想进你的狗窝!”




“噢,他们要永远吵下去了。”Jason翻了个白眼。而Dick还在那儿试图安抚两人。






最后他们来到了Jason的房门口。




“我都几百年没在这儿住过了。”Jason耸耸肩,推开了门。




房间的布置和以前一模一样,就好像他从没离开过似的。墙上贴着他喜欢的乐队海报,衣柜里尽是他以前穿过的旧衣服,里面只多出两件宽大的T恤,可能是Alfred放进去的,以防他哪天突然造访会有所需要。




Jason忽然有点手足无措。




“Posion Idea?”Dick饶有兴趣地打量着墙上的海报,“你那时是不是还求过我带你去看他们的现场?”




“我不记得了。”Jason靠在门边,不打算进屋。




Tim对他那占据了一整面墙的书架十分羡慕,“哇,大红,你这书架真不错。”




“听说是Alfred亲手做的。”Jason不舒服地贴着门板,“看完了吗?我们走吧。”




“你不进来吗?”Dick突然温柔地问。




Jason在门边磨蹭了会儿,这才慢慢走进屋。他看着平整的床铺,想起自己第一晚搬进来时的忐忑。




整整一夜他都无法入眠,既是不敢相信自己的幸运,又隐隐为自己的未来而发愁。他不清楚自己会怎样,也不知该做什么,更可怕的是他开始怀疑自己是否能达到Bruce的期望。这个庄园并不是他的家,这里的一切都那么陌生,他好像一个偷闯进来的小偷,那么格格不入。




他一直胡思乱想到了天明,五点的时候终于憋不住,偷偷拉开房门去洗手间。他也不知道自己干嘛要蹑手蹑脚的,但每当地板发出一记吱呀声,他的心脏就忍不住跳得更快了些。




上完洗手间后他反而不想回房去了。他光着脚在底楼的大厅中闲逛,对着挂满整面墙壁的韦恩祖先的肖像挤眉弄眼。




就在这时,他遇到了Alfred。真难想象一个人能在清晨五点穿戴得如此整洁精神。Jason像被人当场抓包似的,结巴起来,“呃,嗨,早安。”




“早安,先生。您醒得真早。”




“嗯,是啊……”Jason心虚地绞紧了手指。




“要来杯茶吗?我习惯在早晨喝茶而不是咖啡,希望您不会介意。”




“不,不会。”




Alfred打量了他一眼,让他在原地稍等,然后转身拿来了毛毯和拖鞋。他将毯子围在Jason的肩膀上,微笑道:“您看起来有些冷。”




Jason这时才意识到早上的韦恩庄园有多寒冷。他局促地道着谢,默默裹紧了毯子。




他跟着Alfred来到餐厅,看这位管家烧水泡茶,在这之前他从没想到喝个茶都有这么多工序。




“您喜欢红茶吗,Jason少爷?”




“别那么叫我,Alfred,我只是个从街上来的孩子。”Jason挪到Alfred身边,好奇地看着他从精致的茶叶罐里取出茶叶。“这是什么茶?”




“这是锡兰红茶。”Alfred耐心地解释,“口感非常清爽柔和。”




“我不懂,茶喝起来不都一个味道吗?”




“如果您对茶叶感兴趣的话,我想邀请您加入每天下午的茶会活动。”Alfred笑道。




“茶会?你们还举办茶会?我要怎么才能参加茶会?我是说我没有几件衣服,也不懂要做什么……”




Alfred将茶杯放到Jason面前,柔声道:“事实上这个茶会的主办人和参与人都只有我一个,您不用准备任何东西,只要到楼下来就行。”




“呃,行啊,我愿意参加。Bruce会来吗?”




“我想Bruce少爷更愿意在蝙蝠洞里与蝙蝠为伍。”




Jason和Alfred一起大笑起来。




“Alfred这是我喝过的最好喝的茶!”Jason大声说。




“我的荣幸。”Alfred朝他微微鞠了一躬。




对Jason而言,Alfred和Bruce是两个极端。Alfred代表着宁静与优雅,而Bruce则象征着暴力和血腥的一面。通常来说,Jason更喜爱与Bruce一起夜巡。那是他天生的性格,他喜欢冒险,喜欢用力量证明自己。但在他内心深处,他也深深渴望着Alfred所在的那个世界。也许这和他的成长经历有关,也许他只是单纯向往这些美好的东西。他喜欢书、茶叶,喜欢让自己的房间变得干净整洁,这是他放松的方式,每当他做这些事时都会让他想起和Alfred在一起的每个下午。那里只有红茶的清香、简奥斯汀的文字,还有无限的安宁与平静。




“我希望Alfred会给我们烤饼干。”Tim打了个哈欠。




“我希望是巧克力味的。”Dick摸了摸肚子。




“看呐,这是什么。”Damian突然嚷了起来,他从Jason的柜子里抓出一只毛茸茸的玩具熊,得意洋洋地将它举到三人面前。“有趣,原来你喜欢这个。”




“把熊给我。”Jason下意识去抓,却被Damian躲开了。




“你晚上抱着它睡觉吗,Todd?”




“你才抱着熊睡觉呢,蝙蝠宝宝。”




“我的房间里可没有玩具熊。”




“Dick,帮我把熊抢过来!”




“Jason,我真不知道你喜欢毛绒玩具。”Dick吃惊道。




“操,我不喜欢毛绒玩具。”




“可这只熊的确出现在你的房间里了,别说这是Alfred塞进来的哦。”Tim落井下石。




Jason无奈道,“这熊不是我的。我小时候在收容所住过一阵,这只熊就在我被分到的床铺上,可能是以前的主人离开时忘了把它带走,总之它就在床上,我不能把它丢掉,所以……”




“你不能把它丢掉?”Tim觉得这逻辑难以理解。




Jason气道:“你们看着它的眼睛,能有勇气把它扔进垃圾桶吗?”




“这只是玩具熊而已啊?”Dick有点无语。




“我知道!我知道这很蠢,但……”Jason结巴道,“但它看起来很开心。我是说,如果它被遗弃的话它可能会很难过。操,我也不知道自己在说什么了。Damian,把熊放下行吗,你会扯坏它的胳膊的。”




“天哪,Todd,你会为熊宝宝哭吗?”Damian欠揍地说。




Jason趁机一把夺过玩具熊,将它扔到被单上,“让这只熊安静呆着不行吗?”




“大红,你有没有想过,你让这只熊在箱子里关了好多年?”Tim注视着仰面躺在床上的玩具熊。




“哦……”Jason的心里莫名升起了一股内疚之情。他不舒服地盯着玩具熊那毫无责备的笑脸。




Dick真的受到了不小的惊吓,“Jason,拜托告诉我你真的没有对这只熊感到抱歉。”




“我没有!”Jason毫不犹豫地撒谎道。




“天哪。”Dick甩了甩脑袋,走出房间。




“我要嘲笑你一辈子,Todd。”Damian开心地说。




Tim拍了拍Jason的肩膀,“铁汉柔情啊,大红。”




“闭嘴!”Jason粗暴地关上房门。




可是他走出几步,想起那只熊正不舒服地躺在床上,又感到一阵心虚。天知道熊会不会不舒服,会不会又觉得自己被抛弃了……




该死的。




Jason转身冲回房,捡起玩具熊,将它塞到被子里,脑袋枕着枕头,被单一直拉到下巴。现在熊微笑着望着Jason,而Jason也望着它。过了一会儿他捏了捏熊的耳朵,又摸了摸熊的脑袋,微微笑了。






一周后Jason过生日。他的三位兄弟在他的安全屋里藏了一大堆毛绒玩具,气得他想立刻冲出去找他们打架。




然而他终究没有那么做,他也没有把那些可爱的玩具扔掉,该死,这些玩意儿为什么老是要微笑?就算是凶残的红头罩也没法对可爱的毛绒玩具下手。它们被造出来是为了传递幸福,幸福的东西不该出现在垃圾桶里。




Jason将它们打包送回韦恩庄园。它们会陪着那只玩具熊,不再让它孤独。




临走时Alfred塞了他一盒自制蛋糕,并嘱咐他经常回来。Jason犹豫了一下,突然摘下头盔。他搂住Alfred的肩膀将他带去餐厅,“为什么不泡壶茶一起吃呢?我们已经很久没举办过茶会了,Alfred。”




Alfred愣了一下,随即微笑起来。像是被热水冲泡开来的茶叶,带着树叶的芬芳和茶水的温暖。Jason也禁不住一起笑了起来。




“去挑本书吧,Jason,让我们一边喝茶一边朗读。”




他们一起读了《远大前程》。下半夜时Bruce夜巡回来了,他脱下面具和披风,一言不发地坐进Jason旁边的扶手椅,然后在Jason的朗读声中沉沉睡去。




Jason和Alfred交换了一个眼神,合上书本,关上灯,一起离开。






END



评论

热度(125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