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天天天天天天呐撸

关爱桶哥人人有责(:з っ )っ
给安哥打callo(*////▽////*)q
最原又帅又可爱我要窒息了(⁄⁄•⁄ω⁄•⁄⁄)⁄
司糖太可爱了✧*。٩(ˊωˋ*)و✧*。
伯约是我男神(。・ω・。)ノ♡
柯诺尔是天使(;д;)

【快新】Silence(M19补完)

怡sir.:

· 快新/K柯


·《业火的向日葵》强制补完 




——有什么能比一位怪盗单独约见一位侦探更奇妙的事情吗? 




Heli- 




他不知道在上周围绕梵高画作的一系列事情引起那么大轰动之后,那位怪盗先生什么时候才会发出新的预告函。当然,怪盗先生的思路本不是常人能琢磨透彻的,不然他也不会是都市传说一样的存在了。


 ——柯南小朋友看着铃木园子就算在电视台转播的画面里也不禁喃喃“啊基德大人…”之后感慨道。 


当摧毁博物馆以及企图烧毁画作的真凶被缉拿归案之后,大大小小的新闻媒体当然不会放过挖掘这一事件来龙去脉的机会。毕竟那是毁了一架大型客机,碎了一整面京都Plaza落地玻璃,毁了一整座博物馆(包括山体塌方等一系列后续问题)的大事件。当其余几幅向日葵画作都安全归还各主人国之后,铃木财团在中森警官、毛利小五郎等人的陪同下召开了新闻发布会。 当然铃木次郎吉没有要褒奖怪盗基德的意思,但仅仅是把一系列事件的始末真相平淡的叙述出来,就已经足够让人对基德感到惊叹。即使他始终是一个受争议的存在,这位“艺术守卫者”的粉丝数在这回发布会后又将增加到了一个顶峰。 


对此,除了某个在高二教室里把头掩在书后握着手机偷笑的少年外,还可以算上事件参与者的小学生,只能坐在阿笠博士家的沙发上干笑两声。 

呵呵,情怀啊情怀。 




“不过!!这不代表我就会认可你这个小偷!!” 铃木次郎吉依旧用那种财大气粗的人特有的底气和越挫越勇的自信大声道来,结束了这场发布会。




 -anth- 


其实他也有想过怪盗基德为什么会存在,不止一次。我是说,有时候柯南的思绪也会飞到为什么装模作样的小偷先生会偷东西,偷了就算了不久之后还要还回来…这样的问题上。这位名侦探自己还没意识到,基德在他心里的定位越来越远离“小偷”,而是“怪盗”。这两个词档次可差别大了。他承认在艺术领域上,那家伙的确有资本炫耀——那已经不全是偷窃,而是一种表演。 而这回他也完全诠释了一种对艺术的守护,那毫无疑问是带有高风险的,毕竟不是跳飞机就是在大火中保护画作。


侦探客观的评价了一下,觉得抛开特有的宿敌身份,铃木次郎吉和中森警官等人在潜意识里也会对基德有某种程度上的认可的。 


不然就不会,“不对啊……基德是不会伤人的。” 


“基德是不会用这种拙劣的手段的。” 


连同他本人,在目睹坠机之后,“那真的是基德做的吗?” 




所以说,小偷先生,你真的很厉害嘛。 


能够被人崇拜,能够被人尊重,能够被人认可,都是一件看似容易但不可多得的事情。做人没有那么容易,做个好人,做个名人,做个特别的人,都不容易。 


——拥有十七岁心灵的小学生在这样一个平静的周日午后因为基德开始思考人生,也许这才是一件神奇的事情吧。 

更神奇的就是他与自己相似度高到不可思议的脸和声音。甚至,年龄。柯南已经不止一次近距离看过怪盗先生的脸了,最近的一次是他在飞艇之上靠过来为他脸上的擦伤贴上创口贴。单边镜片并没有多少阻挡视线的效果,他确定那张礼帽下的脸已经最接近真实了,他也只不过是位少年,很可能跟自己一样是个高中生。 


好吧,我都可以是个高中生,为什么怪盗不可以呢?


柯南小朋友在阳光下望着自己的小小手掌,微笑着想。 他的心情突然变得有些轻松,轻松到他没有注意到什么时候落在窗台上的白鸽,正睁着圆圆亮亮的眼睛盯着他。它很乖巧,没有打扰他瞎想的意思。在沉默了一阵过后,它衔着一张白卡,递到小男孩肘边,然后就扑闪着翅膀离开了。 




-us- 


今晚六点三十七分,恭候大侦探到来。 


——怪盗キッド 




-annu- 


——有什么比一位怪盗单独约见一位侦探更奇妙的事情吗?


——……有的。 




柯南边噗咚噗咚跑下楼边用糯糯的孩童嗓音喊了一句“兰姐姐我今晚去博士家吃”,小小的身影就迅速随着他那个厉害的滑板消失在了街道尽头。他看着卡片背后的数字坐标,用眼镜定位着。光标在一点一点靠近,他穿梭在下班高峰期的车水马龙之中。 有无数平凡的上班族和学生与他擦肩而过,大家神色匆匆姿态各异,疲倦或兴奋着,但此时此刻,只有他是最特别的吧。那种快意并不是风带来的,好奇和其他不知名的感情驱动着心上鼓点,一点,一点,响得越来越快,越来越愉快。


六点二十五的时候柯南站在了那幢酒店楼下。四十二层的建筑,他也不会担心找不到他。晚霞最明艳的时候,男孩眯起眼睛望着楼顶,云朵之下好像有一抹白色。来到顶楼的时候已经六点三十五分了,距离天台他只剩一扇门,一扇门锁刚刚才为他撬好的门。 男孩抱着滑板,天台还空无一人。他笑了一下,走到了最边沿。然后等着手表的秒针再转一圈多一点,直到白色的披风的下摆随着傍晚的风被吹到了他身上。 


“晚上好。” 怪盗笑着看着小侦探,小侦探也扬了一下嘴角作为回应。 


“你很准时。” 


“我一直很准时。” 


“为什么是六点三十七?”


第一句话居然不是——为什么单独找我来?




怪盗眨了眨眼睛,小侦探的面容镀上了一层晚霞橙色的光,显得更加稚嫩柔软。他忍住伸手去捏一下这个脸颊的冲动,把小侦探的脸别了六十度。 


“因为六点三十八分,是落日。” 


柯南对这个理由有些惊讶,不过顺着望去,太阳正要消失,夜色爬上了半边天,而红橙色的光在西边依旧渲染着地平线。 此时正值逢魔之时。 倒是有在海边看过日出,但从来没有这样在高楼顶端看过落日。也从来不会有人邀请他这般的,做一种看似每日可见所以浪费时间但出乎意料美好,并且充满情怀的事。


 可惜故作老陈的小男孩依旧不会表现出多少浪漫因子。 


“然后呢?” 


怪盗看上去心情很好,他盘腿坐在男孩身边,倒也不急着解释。他像以往故弄玄虚那般抬起手放在小侦探眼前,然后打了一个响指。 是一朵向日葵。 虽然在内心翻了个大大的白眼,男孩还是接过了花。 


“我又不是女孩子,送我花可没有意义。不过……” 


“不过?” 


“谢谢你。” 


“……哎?” 


“我说谢谢你上次救了兰。” 


真的是你第一次跟我说谢谢哎。不过并没有讲出这句话。


“不救她的话,大侦探可是会伤心欲绝的哦。” 


“切,这个人情跟你三番两次冒充我模样相抵消了,你可别太嚣张。” 


“啊,被发现了。” 


“……” 




us- 


所以居然就这么互相损了一会儿,还顺便聊了一点儿别的,比如铃木家的近况,美术馆残骸的处理。然后天彻底黑下来之后,怪盗抱着小侦探滑翔到了毛利事务所的楼顶。后者稍稍抵抗了一下就接受了这个非常人可得的代步工具,反正也不是第一次被抱着飞了。 


小侦探的双脚稳稳落在地上,前一秒中还如有似无地感觉到耳后之人的气息,后一秒钟再回头,他就已经消失了。只有晚风拂面,车水马龙,一如既往的场景,的确有他的作风。
本来还会下意识冒出一句,喂,都不告个别吗。后来自己也觉得惊异,原来怪盗的气息已经融进了夜晚空气,随着月光弥散进未来的每次呼吸。

——有什么比一位怪盗单独约见一位侦探更奇妙的事情吗? 


——……有的。


有种藏在心里的沉默,就像明知道是我让你救了她,而你仍然会对“丢下我”这个强制性的命题有所歉意,就算救人是恩惠不是责任,我方已经抱有感恩和万幸的心态,你还要特地跑过来看一看我,但不会问出你怎么样,你过得好不好之类的废话。 


就像明知道大侦探无所不知没有什么逃得过他洞察力超强的眼睛,但还是会抱有一丝侥幸,仗着这份来之不易但又像命中注定的惺惺相惜,来此一见。看看落日,看着白日与黑夜的交融,就像我。 


就像某人写在卡片背后的Helianthus annuus,那种向日葵的感情。




End

后记几句
呃其实早就看了韩版的m19然后写了这篇文 怕剧透所以一直没放
这里向日葵的花语用得是普遍理解上“沉默的爱”,其实我也不知道我只注视着你的花语是哪来的,文化差异吗我一直记得向日葵的花语是沉默的爱啊???无所谓了带感就好了。



评论

热度(146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