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天天天天天天呐撸

关爱桶哥人人有责(:з っ )っ
给安哥打callo(*////▽////*)q
最原又帅又可爱我要窒息了(⁄⁄•⁄ω⁄•⁄⁄)⁄
司糖太可爱了✧*。٩(ˊωˋ*)و✧*。
伯约是我男神(。・ω・。)ノ♡
柯诺尔是天使(;д;)

【温泉】雷狮从此恨上了格瑞

红烧兔、:

·修学旅行的温泉之旅,希望点文的小天使不要太失望【……】 @废柴战士X  @云初 


·CP瑞金,雷安


·小甜饼【……】


 


在修学旅行的所有环节中,唯一让雷狮有点期待的就是泡温泉这个环节。


在水汽氤氲中坦诚相见,光是想想就让人对这之后的环节无比期待。


他一定要在那里上了安迷修。


雷狮懒洋洋地坐在公交车上,靠在安迷修身上想着。


至于其他泡温泉的人——他雷大爷想要包场,还有谁敢呆在里面。


皮卡雷在水里的威力可不是拿小锤锤剁你胸口这么简单。


 


而格瑞则对修学旅行中的所有环节都毫无兴趣。


他根本不指望金那个德行,还能跟他在这次旅行中留下什么浪漫而美好的回忆。


那是不可能的,不存在的。


在旅馆里拉着他通宵玩一晚上的UNO已经是最好的结果了。


但班上不知情的同学并不这么认为,他们都觉得自己必须为这对苦逼的发小(虽然苦逼的只有格瑞)出点力,于是根本不用格瑞清场,晚上大家泡温泉的时候都自动挤到隔壁池里去了。


接下来就该是三年起步的时间了。


他们满怀期待地这么想。


 


……


 


“我日。”


雷狮和旁边的人互相盯了几秒后,忍不住爆了句粗。


整个温泉池内此时就他们两人,孤男寡男,不着寸缕,热腾腾的水汽熏得两人体内都有些燥热,脸上慢慢染上了红晕。


正是来一发的大好时机。


 


个P。


“安迷修那个傻逼跑哪去了!”


雷狮的脸快黑成了银爵,愤怒地拍了拍水面,荡开了层层水波。


金眨着那双纯洁而无知的蓝眼睛,看着暴躁的雷狮,犹犹豫豫地缩到了一边。


其他人都到哪里去了。


金在心里默默盼着格瑞出现。


 


然而他的心愿注定要落空了。


格瑞和安迷修在另一个池子里沉默地遥遥相望,这里除了他们俩外同样没有其他人。


比起那边能把人烤熟的气氛,这边的两人只觉得自己泡的不是温泉,而是寒冰湖。


许久,安迷修才开了口:“……真巧啊,格瑞。你也来这里泡温泉啊。”


格瑞冷着脸:“嗯。”


安迷修:“……哈哈,大家怎么都不来这里啊,这边的温泉是出了什么问题了吗?”


格瑞看着水面:“……”


安迷修收了声:“……”


 


没有好心人告诉格瑞和金,同学们已经自动帮他俩清了场。


也没有好心人告诉安迷修,雷狮已经在另一个地方清了场。


同样没有好心人告诉金,那里被雷狮清了场。


生活有时候就是这么磨人,雷狮温泉play的想法落了空,格瑞那本来就没有多少的念想现在彻底消失了。


太可悲了。


 


雷狮的怒火无处发泄,整个人毛都炸起来了。


要是安迷修在这里还能打他一顿(或操他一顿),要是其他别的什么人,好歹也能虐一虐来缓解怒火。


不过眼前这个显然既无法当前者使用,也无法当后者使用。


他还没上了安迷修,还不想就这么被格瑞打死了。


于是他深吸了一口气,平复了心情,看了看待在一边始终保持沉默快把自己憋出病来的多动症儿童,眼睛一转。


雷狮决定给自己找点乐子。


“喂,格瑞家的那个。”


雷狮靠在池子边上,歪着脑袋看着对方被吓了一跳,然后一脸受惊地转过身来。


“那个……你叫我?”


金抓了抓自己的头发。


“不然这里除了你以外还有其他人吗?”


雷狮翻了个白眼,道:“你和格瑞进行到哪一步了?”


……


金用一副“你在说啥”的表情看着他。


雷狮用力把那句“傻逼”给咽下了肚,换了个直白点的说法。


“抱过吗?亲过吗?日过吗?”


……


雾气腾腾中,金眨了眨眼睛,脸上的红晕以肉眼可见的速度扩散到了全身。


雷狮看着他,突然很想去吃烤串。


“没……就……最后一个没。”


金有点结巴地回答。


什么,原来你俩真的开始交往了。


——全世界都以为他们俩还在玩你暗恋我我暗恋你的单箭头游戏,连什么时候会在一起的赌注都下好了。


雷狮面上不动声色:“你们俩什么时候在一起的?”


金的表情纠结了一下,脸皱成了一团,回想了好一会儿,才道:“大概……上学期吧?”


靠,原来你俩比我们还先走一步!


雷狮惊了,他还是这学期才泡到安迷修的呢。


不过这对发小交往都一学期了,居然都没一个人察觉,可见他们交往前平常的相处方式是多么的诡异。


“一个学期啊——”


雷狮摸了摸下巴,“一个学期格瑞还没对你出手,这有点不妙啊。”


金:“啊?什么不妙?”


雷狮:“按理说情侣交往后三个月内就该上床了,你们这都多久了,太不正常了。”


金大惊:“是这样吗?!”


“当然,”雷狮面不改色,“三个月,要是对方没表露一点想跟你上床的意思,那基本上都已经做好出轨的准备了。”


金被吓成了一个表情包。


金颤颤巍巍地问:“可是格瑞除了我以外一个亲近的人都没有,他能和谁出轨啊?”


“……”


扎心了,老金。


“不出轨也基本上要分手了。”


雷狮以一副过来人的口吻淡然道:“或者八成是在跟你玩过家家呢,实际上根本没把你当对象处。”


这句话似乎很靠谱,雷狮看见金明显愣住了。


于是他嘴角一挑,稍稍凑近了一点:“想知道这种情况该怎么解决吗?”


 


 


安迷修和格瑞一起待了三分钟,就坚持不下去了。


但他觉得自己就这么走了,留格瑞一个人在这里也怪可怜的(格瑞:……),于是他只好没话找话:“金没跟你一起吗?”


格瑞沉默了一下。


“他让我先走,他随后就跟上。”


安迷修:“……”


小说里的人物立下这个flag后,也许还有生还的可能,但金立下这个flag后,基本上是不太可能跟上来了。


也不知道他现在迷路到哪个池子里了。


安迷修象征性地哈哈了两声,接道:“我也是……之前雷狮还要拉着我一起泡温泉,结果转眼就不见人影了。”


……


格瑞听了后看了他一眼。


现在他大概知道金在哪里了。


“我听其他人说雷狮把一个池子里的人都给赶出来了,那大概是在等你吧。”


安迷修:“……”


安迷修:“啊?”


“我来的时候刚好碰见他跟领队的老师要求把你们俩分到一间房,你的室友现在已经搬去隔壁了。”格瑞神情平淡,“你不知道吗?”


……


安迷修警觉了起来。


 


两人泡了一会儿,谁也没有再待下去的心思,于是匆匆道了别后就各回各屋了。


于是金回到屋里时,就看到格瑞穿戴整齐地坐在桌前,桌子上还摆着一副UNO。


格瑞见金回来了,也没问他去了哪,起身给他倒了一杯牛奶。


金表情怪异地喝下去了。


格瑞看着那实在无法让他忽略掉的神表情,开口问道:“怎么了?”


金抖了抖,杯子滑了下去。


格瑞立马伸手接住了。


然后他看见金愣愣地看着那个杯子,脸又慢慢地红了。


格瑞:……别是泡傻了。


“那个……格瑞……”


金犹豫地开了口。


“怎么?”


格瑞微微低下头看着他,声音落在金的耳朵里,比平时还要低沉一些。


金扯着他的袖子:“我……我想……”


金在那里想了半天也没吐出后文。


格瑞面无表情地看着金红着脸,一副吞吞吐吐的样子,没有丝毫动摇。


这种场景我已经被骗了好几年了,不要妄想这次还能套路到我。


格瑞一边慢吞吞地给自己建立心理防御,一边恨不得能用手把自己的心脏给掐停了。


金颤抖着开了口:“格瑞……你……今晚能不能……陪我通宵?”


“可以,”格瑞指着桌子上的牌,“就今晚,以后不能这么熬夜。”


“不是这个!”金用力扯了扯格瑞的领子,“你能不能通宵陪我睡一觉!”


……


都通宵了还怎么睡觉。


格瑞花了两秒消化了一下这句话。


然后看见金开始扒他的衣服。


格瑞:……


格瑞:???


格瑞:?!?!


格瑞的心理防御在一秒内塌了。


 


另一边,雷狮回到房间里,看见安迷修正在收拾自己的衣服。


雷狮:……


雷狮:???


雷狮:?!?!


雷狮上前抓住了他的手腕:“你这是在干吗?”


安迷修抬起头,面无表情地看着他:“找我原来的室友去。”


雷狮面色扭曲了一下:“你找他干嘛?他是你男朋友还是我是你男朋友?”


“他不是,所以我要去找他。”安迷修抱着自己的小行李,“我今晚还想睡个好觉,您精力旺盛麻烦自己到外面去跑几圈,千万不要来找我。”


雷狮一怔,随即怒道:“靠!银爵那个神经病!都让他别说出去了!”


安迷修挣开他的手,冷漠地起身:“不是银爵。格瑞告诉我的。”


然后他无视了雷狮的尔康手,“砰”地一声把门给关上了。


雷狮:“……”


 


 


第二天早上,安迷修和格瑞在饭桌前碰面了。


安迷修:“金呢?他不吃饭吗?”


格瑞:“他太累了,我帮他打包带到房间去。”


那声音冷淡中透着一丝温柔,温柔中透着一丝餍足,餍足中透着一丝炫耀。


雷狮:……


雷狮:………………………………


雷狮:我qnmlgb。


 


——END——




雷狮教坏了金,于是未成年人开了一晚上的车。


格瑞“教坏”了安迷修,于是成年人连车钥匙都丢了。


 


雷狮:格瑞你他妈怎么不去死呢?

评论

热度(1293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