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天天天天天天呐撸

关爱桶哥人人有责(:з っ )っ
给安哥打callo(*////▽////*)q
最原又帅又可爱我要窒息了(⁄⁄•⁄ω⁄•⁄⁄)⁄
司糖太可爱了✧*。٩(ˊωˋ*)و✧*。
伯约是我男神(。・ω・。)ノ♡
柯诺尔是天使(;д;)

【弹丸论破v3娱乐分析③】真宫寺的个人事件中的神话补充和本篇相关分析

谷一家starship:

*上一弹分析请见【弹丸论破v3娱乐分析】关于真宫寺是清的家庭情况的推测【弹丸论破v3娱乐分析②】关于真宫寺三个人格的假说


*这个分析的前提是建立在第六章之前,意思也就是超高校级和记忆都是真的的情况下,是清在学裁上所说成立。


*关于人格方面的了解不多.....所以错误点可能有些多


*理所当然的会含有后续剧情的剧透,会涉及到其他作品。


*含有大量的个人臆测,欢迎广大真学家反论或者补充


*不会日语,所以可能有错误,欢迎捉虫


*有一部分理解来源于之前在贴吧里和大家的交流www谢谢大家


——————————————————————————————


大家好,这里依然是假真学现场(道歉),今天大概的想来分析一下真宫寺的个人事件里可以和本篇对的上号的一些表现,以及里面涉及到的一些民俗学(其实是神话学)知识www,如果有知识性错误欢迎指出,因为我毕竟不是专门研究这一些的(你说我一个好好的理科生怎么就厨上真宫寺了呢?)


这里先来分析一下真宫寺的个人事件里和本篇对的上关系的部分,因为相比神话知识要少wwww


首先,最值得注意(尤其是看完本篇)的就是真宫寺在绊3说的和姐姐有关的情报和绊5里奇怪的绳子仪式。这两个是最直接暴露了真宫寺有姐姐,和姐姐关系不浅,姐姐可能已经死了的情报和一百个朋友的。就这一段对话来看,真宫寺在和最原交流是整体是处于一种谨慎小心的的态度的。绊3里会聊到姐姐也是问了最原家人的问题,被最原反问后才泄露出来的(侦探的反侦察意识),但是在整段对话里真宫寺选择用学兰服来避免最原对自己姐姐现在情况的深入探讨,让最原产生一种“真宫寺的姐姐还活着并且为他骄傲”的错觉www在这个角度上来说真宫寺没有撒谎就骗过了最原也算是很厉害呢wwww(其实还是最原没想到会那么刺激吧www)


然后在绊5里也有一点值得注意——绳子的民俗里真宫寺说的是见到了想见的人,也就是在濒死状态下见到了姐姐,那时的真宫寺应该已经处于姐姐去世很久以后的状态了(才死就出去考察不守丧怎么也说不通),再结合在姐姐刚死时诞生“姐姐”人格比较合理,这里的意思就可能是——这个是清是知道自己身上的姐姐是假的,不然揭下面罩就见得到,绳子的仪式不过就是画蛇添足罢了。也就是说这里的真宫寺是明确的知道自己的问题的,再结合上我之前说的三个人格假说,这里的很有可能就是观察者人格了。


还有一点可以作为佐证的:这是绊一里的部分截图








这一段是真宫寺向最原介绍民俗学的概念时的话,从这里就可以明显的发现一件事——真宫寺十分强调自己的主观看法


这一点也是重温的时候看弹幕看到了以后才想到的,弹幕原话是这样说的:


“真宫寺好像经常用“我的回答是+直接引语”的句式回应别人”
“感觉像在刻意强调这是自己的意识 而不是“其他人”的看法(意味深)”


这是哪位真学大佬露个脸一起来玩呀~(虽然我感觉是空调)


简单的来看这一段,也可以发现短短一句话里真宫寺就强调了四次“我”这一概念,结合上观察者不喜欢自己的身份和其他混在一起,“我”也有强调抽离感的成分,我感觉三个人格假说的可靠性大概的上涨了一丝.....(不过都要看官方爸爸)


在这几段剧情里,还有一些很有趣的东西:




这是绊3里的剧情(也就是提到姐姐的部分),前面是真宫寺在为最原科普普通的家的概念和民俗学里不同,后一句是真宫寺眼里家的概念。


虽说后面的家的概念也没有错,但是这段文字描述和我们平时感觉的温暖的家还是有很大区别的,我们一般人解释家的概念的时可能会说“亲属聚集在一起的庇护所”“心灵的港湾”“和所爱,亲近之人在一起生活的场所”吧?但是真宫寺的概念里家却是一个教科书上的条目一样有些冰冷的概念,学术的感觉还是太重了(百科里的解释都比这个要有人情味)可以看出这个真宫寺对于家并没有过多的情感,有三种解释:1、民俗学研究的惯性2、观察者的绝对客观看法(但是这个人格明显就是跳出来“赞美人类”的那个)3、“家”给真宫寺的概念极其淡薄,这个就和我之前分析的真宫寺家庭条件优越但是父母早逝的可能性大有关了。


还有一点,真宫寺对死亡的观念在这里也有体现,比如说在后面的神话科普里他也提到了对美杜莎神话的特别解读







这个肯定就别有用心了,因为这段是在绊4里出现的(4日语里谐音死)


真宫寺在这里对死亡的态度表达的很豁然,可能也是有“死后就能和姐姐重逢了”这种想法。


不过我不支持真宫寺本身不怕死这种说法,因为之前说过“姐姐”人格作为应激人格出现,有一部分目的就是为了防止真宫寺自杀这种情况出现的。姐姐去世以后,作为“弟弟”的人格身上向死的冲动就会异常强烈,作为观察者的人格又不会有实际的阻止作为,这时候“姐姐”人格的100朋友目标更像起到是防止真宫寺立即去死的保险作用。在某种意义上这种诡异且有违常理的目标说不定还是救了真宫寺一命。


毕竟精神崩溃的情况下你的潜意识会做什么救你是很难判断的。


简单来说在这个个人事件里又很多可以深挖的东西,比如在绊2的绿茶控但不排斥红茶里可以看出真宫寺尝试过的东西还是很多,神奇口罩可以看出其身经百战见多识广,这些在侧面上都可以反应真宫寺周围环境给他的影响从而进行分析,不过我们就此打住。


因为接下来就是实实在在的干货重头戏了——————————


真宫寺的个人事件中的神话补充与相关的微小分析


(先申明一下,这一段我也是看了很多的二手资料,因为一手实在是啃不动,全是英文日文且维基中文还被墙了,所以有出错的可能,欢迎指正)


那么让我们愉悦的开始吧:




首先,让我们看看真宫寺在绊4里主要说了什么神话:








这是第一段,提到了Hainuwele型神话(海内威尔这种说法找不到资料,可能是国内翻译没统一的锅),这个神话本身也叫“椰子女孩”,是印度尼西亚的一种对谷物起源的解说,接下来说一下原来的神话故事:


(来源于有道的网页翻译,有错和省略)


有个叫Ameta的人在狩猎野猪时在一座岛上发现了椰子,带回家,晚上睡觉的时候梦到有人叫他将椰子种到地里去。第二天他遵循着做了,九天后椰子飞快的长出一颗大树,还开花了。


Ameta于是爬上树去收集花里的汁液,结果在这个过程中被割伤了手指。手指上的鲜血落在地上,被泥土吸收。又是个九天后,滴落鲜血的地方开花了,在花丛中Ameta发现一个小女孩,他将小女孩叫做“Hainuwele”——意思就是“椰子女孩”。Ameta给小女孩穿上布裙,带她回家。小女孩和椰树一样以飞快的成长,而Ameta也发现了Hainuwele令人惊异的天赋:她能排泄出极其珍贵的宝物。因此Ameta也日渐富有。


一日,Hainuwele参加了锡瓦(地名)一个持续九天九夜的舞会。在这个舞会上的传统是女孩要将槟榔分发给参加的男人们,但是轮到Hainuwele时,比起槟榔,她将自己排泄出来的更有价值的东西给了他们。男人们询问这些东西的来源,Hainuwele解释是自己排泄出来的,并保证自己会在接下来的每天给他们带去更好的东西。


她每天给他们更大、更有价值的东西: 金子、耳环 , 珊瑚 , 陶瓷, 刀, 铜盒子, 锣等等。人们很高兴,但是渐渐意识到Hainuwele在做多么不可思议的事,嫉妒心占据了上风,他们决定在第九夜杀了她。


第九夜来了,男人们围着女人跳舞,Hainuwele在他们之间分发礼物。但是在这之前,人们在舞蹈圆圈的中心挖了一个坑。在跳舞的过程中他们围的越来越紧,将Hainuwele向坑的方向推去。Hainuwele掉入坑中,四周的男人一拥而上围住坑往里面倒土。Hainuwele哭泣着,但是哭声被人们欢乐的歌声掩埋了。最后人们在埋住Hainuwele的泥土上方跳着舞,将地踩平,Hainuwele就这样消失了。


Hainuwele消失后,Ameta十分想念她,四处寻找而无果。一日在梦中他得到神谕,那神谕指示他来到埋葬着Hainuwele的地方挖出她的尸骨,将她分割成小块埋在四周——也就是在那Ameta后来新建了一个村落。那些尸体后来长出各种有用的作物,包括我们现在常吃的芋头,印度尼西亚的作物就这样出现了。


————————————————————————end


怎么样!!!是不是很掉san!!!


不过这一类神话在神话体系里还是比较常见的,一般称之为尸体化生型神话,就和是清的说法类似——原来孕育食物的神死后就会产生作物或是作物的种子,这里再简单的举几个例子:


在日本的有:


1、《日本书纪》里说天照大神让月读尊去拜访保食神,保食神从嘴里呕吐出各种食物来招待月读,月读觉得恶心、觉得受到污辱便杀了保食神,事后天照对月读的行为感到忿怒、痛骂月读是恶神,此后两神不在见面、世界於是有了昼夜之分。之后天照派了一位叫天熊人的神去调查保食神的尸体,发现长出了各种食物和蚕茧,此后世人便能得到温饱。


2、根据《古事记》记载,素盏呜尊刚离开高天原时曾向尊大气都姬神乞食,于是大气都姬从鼻子、嘴巴和臀部里取出许多美食。然而当她正准备调理食物时,素盏呜尊怀疑她先把食物吃掉,然后把消化过的排泄物奉献给他,于是杀了该神。这时,该神的尸体里冒出许多种作物:头部长出家蚕,眼睛长出稻,耳朵长出粟,鼻子长出红豆,外/阴长出小麦,肛/门长出大豆。而神产巢日神看到此景象,便将这些种子取出,从此开始有这些作物。


南美洲:


南美安第斯的原住民传说中就说一只贪吃的狐狸受到邀请去天国吃饭,吃得肚滚腰圆叼着一只鸟的脚被带着回陆地,鸟因为狐狸太重了而辱骂他,被鸟惹怒了之后忍不住反口骂回去,这本来叼着鸟脚的嘴一松...狐狸就掉到了地上摔死了。而狐狸肚子里天国的食物流出来就变成了谷物。


中国(对,中国也有):


谷神后稷死后他的坟墓上长出了许多稻谷,作为种子被分发供大家耕种。


盘古开天地后死去,身体化为万物(在某种意义上也算是尸体化生型神话,不过已经有了后期神话对宇宙形成的解释部分了,与之类似的还有印度神话中的原人普鲁沙、北欧神话中的伊米尔等巨人)


简单来说,尸体化生型(Hainuwele,海努韦莱型)的神话是对作物起源的一种解释。与此相对的,还有一种盗取型(Prometheus,普罗米修斯型)的作物起源神话。


————————————————————————————


接下来是美杜莎












在这一段里真宫寺明显的提到了一种概念:地母神的衰落


其实Hainuwele型神话和美杜莎的神话在本质上都有对地母神衰落,母系氏族逐渐被父系氏族代替的过程的一种阐述。


有人可能对Hainuwele是衰落理解,但是对美杜莎究竟是怎么回事不太清楚,因为现在对美杜莎的印象大部分人都停留在戈耳工三姊妹的概念上,但是美杜莎本来真的和真宫寺所说的一样,超厉害的!!!(好歹人家还是龙蛇文化)
有多厉害?


有一种说法:她是雅典娜的原型。


美杜莎其实就是起源于非洲大陆的远古女神——美杜莎,但希腊人为了贬低她,才将其称之为怪物。一开始美杜莎在地中海沿岸被奉为丰收女神,那双眼睛会为人带来幸运。


后面,和真宫寺所说的话相同,“她堕落了,成为了石化他人的存在。”


其实一开始蛇也是被崇拜的存在,因为蛇会蜕皮————能够蜕皮复生的蛇,在当时人看来,是死亡与再生的体现。我们常说“龙蛇神话”,也是因为现在东方的龙也是设的一种变体。


顺便还有一种说法:蛇蜕皮而不死,女性定期大出血而不死”,且蛇的生育能力强,所以很多女神的身上都有蛇的影子(阿兹特克人的大地母神科阿特利库埃是“蛇裙之妇”;地母·库纳皮皮,其所象征的便是与繁殖力密切相关的虹蛇形象;女娲便是上身人下身蛇)


顺便一提,在上一篇里提到的伊邪那美,八岐大蛇和火山的关系是:


(此处应有登登登登)


伊邪那美=八岐大蛇=火山


这是我在这位专业大大的科普博文里看到的一种学术观点,接下来的段落都来自他的博文,大家有时间请去给他点个赞:


大大的博客:天罗羽痕     文章来源【日本】“伊邪那美”考


“伊邪那美在诞生之初就是持有翅膀的蛇神,即大地母神。伊邪那美的死亡,是因为在生下火之迦具土的时候,被灼伤了阴/部。这一部分神话应该源自御左口的传说,与龙蛇神无关。


阴部,作为女性的一部分,在古时候被视为生命和繁衍的象征,灼伤了阴部的地母神——伊邪那美,也就是失去了活力,已经死亡的大地。


那么,什么情况下大地才会死亡呢?答案是——火山


“火神剖开地神而生下来”可以看做“熔岩裂开大地喷射出来”。同时,缠绕伊邪那美的八雷神,也可以视为由水蒸气和火山灰引发的“火山雷”现象。


而提到母系社会的火山,那肯定就是绳文时期的文化中心——有着“绳之八岳”之称的八之岳了吧。也就是说,就如同大物主以三轮明神为神体,古时候的伊邪那美——御左口也以八之岳为神体。


作为证据,在南八岳的权现峰上有着一座古老的石祠——桧峰神社,供奉的正是八雷神。在绳文中后期,八之岳曾经有过一次喷发的记录。在这一天,孕育的丰饶森林、水源和温泉的女神死了。也就是从这一时期起,大地母神获得了死亡的神格,出土的绳文陶器中也出现了一种名为“女神骷髅”“死神香炉”的香炉型陶器。


八之岳的蛇神——说到八和蛇,我们首先想到的是什么?


没错——八岐大蛇,或者说《古事记》中所记载的“高志的八俣大蛇”。高志其实就是越国(诹访地区)的别称,所以八岐大蛇就是《出云风土记》中的“越之八口”,也是八峰连座的八之岳。换句话来说,八岐大蛇就是伊邪那美被贬低后的姿态。八岐大蛇的“八岐”有多向分歧之意,意指其八头八尾的身姿,这和岩浆从山顶往山脚分数路流下的情形相合。


另外,据《古事记》记载,八岐大蛇有着“有着鲜红如酸浆果般”的眼睛,而在出云地方的方言中,酸浆果和火盆有着一样的发音,都是Kagachi。这又和岩浆冷却时,熔岩上面出现圆形凹陷,从中可以看到火红火焰的情形相合。”


(你们看着,我先跪为敬,这就是谜底)




言归正传,真宫寺详细所提到的神话都和母系氏族的衰落有关,所以我觉得第三章在一定意义上也会有相关的隐喻。尤其是姐姐在处刑中的形象给人很冷的感觉(非颜色)


不过以后有机会再分析吧。


谢谢看到这里的你❤。

评论

热度(40)

  1. 天天天天天天天呐撸谷一家 转载了此文字